別小看一個人的力量。這是筆者從本地資深傳媒人王蘇(蘇蘇)身上學到的,她從事記者工作時,曾採訪過無數名人,因被他們的故事深深感動,當退下全職工作後,決意用兩年時間籌備及推出《蘇蘇名人訪談》系列書籍,並進行義賣。蘇蘇謙稱,其個人力量有限,「但作為一個媒體人,希望可以拋磚引玉,盡一點力。如果大家都能集腋成裘,發揮各自力量,我相信可以在社會形成一股巨大正能量,幫助有需要的人。」

  蘇蘇自小喜歡語文,鍾情閱讀,尤其是小說、詩歌及哲學類書籍,並愛撰寫筆記。自言對文字特別敏感的她表示,自己深受祖父影響,「他總是坐在一張圈椅和寫字枱前看書報,那形象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裏。中學高考前,我因闌尾炎手術而入院,他和奶奶攙扶着來醫院探望我,並送上一本《怎樣自學成材》的書給我,它對我的啟蒙很大。」

  上世紀八十年代,蘇蘇在南京的報章發表過文章,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來港,自覺優勢在寫作方面,故決定投身報界擔任記者工作,做過港聞及社團版,一做便做了二十多年。她憶述,初來港時,遇過不少困難,「因為語言關係,最初我只能在報社值班,做一些新聞記錄和分配記者採訪等工作,之後我跟着錄音帶學粵語,慢慢摸索,直至能夠和別人溝通後,才開始出外採訪。」

  在社團版工作時,蘇蘇喜歡發掘一些有趣的人物故事,慢慢發展成人物專訪。平日除了忙於寫新聞,晚上經常要熬夜寫專訪,雖然辛苦,但從而累積了不少經驗和人脈,還有一個個難忘的人物故事。一九九七年回歸那年,她幾乎沒有休息過,「回歸日前後,一天跑七場『撲新聞』,一個月內三次上北京隨團訪問,全年沒有休假!」及後蘇蘇當了媽媽,但並沒有放棄記者工作,她轉為兼職身分,繼續跑新聞,然而心底裏卻有一個未完成的夢想。

  「記得2014年初,我和女兒看完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後回家,女兒問我:『媽咪,你的夢想是甚麼?』我隨口回答想寫書,但未敢當作家,就當個寫者吧!」她憶述,女兒回家後,跑到寫字枱前,用膠水將紙張一邊貼在一起,然後把筆和自製簿子遞給她,並說:「你就開始寫吧,實現你的夢想吧!」令天蘇蘇回想起來,不期然咧嘴笑言:「就這樣,被女兒的這根小鞭子鞭策了我,多年前的寫作欲望一下子被激發出來,然後開始了我的寫作生涯。」

  女兒的小鞭子一揮,令蘇蘇2014年開設個人媒體平台,並發表《蘇蘇名人訪談》專欄,連續兩年,每周一期,並於2016年10月及2018年11月先後整理文章集結成《蘇蘇名人訪談》第一、二輯書籍,更獲國學大師饒宗頤親筆題寫書名。「1995年,我以記者身分走進饒宗頤位於跑馬地的雅居,他向我展示和講解其研究及著書的學問。一番簡答,侃侃而談。認識饒老先生多年,他的精神力量一直鼓舞着我。每次想起他那蒼勁的筆力,就讓我覺得很有力量,這本書要持續寫下去!」

  談到以往採訪點滴,蘇蘇憶起2000年時,她隨香港潮州商會訪鄉團赴潮州,與饒宗頤等眾鄉賢一起參觀「饒宗頣學術館」。「一路上,我向饒老先生請教學術及藝術等趣題,他總是不厭其煩,獨有建樹地應答。」採訪過程中,她感受最深的是:從饒老先生身上,怎麼完全感受不到煩惱?「我不經意地問他:『難道你沒有煩惱嗎?』, 這位國寶級人物回答:『人生在世,怎無煩事?我在享受煩惱!』」「享受煩惱」這輕描淡寫的四個字,言簡意賅,讓蘇蘇受用無盡。「我一遇到困難或煩惱,就享用這四字,像饒老先生一樣,把煩惱轉化成動力,只要你心定了,就能生智慧!」

  除了「享受煩惱」,蘇蘇更從蔡伯勵、方潤華、莊世平和黃修志等名人訪談中,感受到「奉獻精神」。「我寫他們的專訪,有時會感動得流淚,包括香港復康力量的主席葉湛溪(溪哥),他是傷健人士,但能把自己的能量轉化來幫助其他殘疾人士,這種精神鼓舞了我。」2017年7月《香港書展》,蘇蘇捐贈書籍的部分收益一萬元予香港復康力量慈善團體。「雖然我沒辦法跟那些名人相比,深知自己力量比較渺小,但希望從點點滴滴開始做起,盡小小綿力,把奉獻精神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