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凡夫(MH), 盡本分、順自然、見真心、修正道!

  對喬楊而言,《Almost 55喬楊》雖然在舞台上很明確地回望了她四十年的舞蹈生涯,是她半世紀以來時間與記憶的沉澱,但這一定不會是她告別舞台的演出。至於粵語話劇《美狄亞》儘管是香港演藝學院學士(榮譽)學位導演系應屆畢業生林健峰執導兼改編的製作,這當然並非是他的處男作。但無論是疑似喬楊舞蹈生涯的句號,還是恍如是林健峰戲劇生涯的起跑點,這兩個製作都必然會是今年香港演藝舞台上別具意義、深有啟發的節目。

  兩個製作共通之處都呈現出製作團隊緊密合作得以營造出「整體舞台」的藝術成效,手法風格上都能擺脫了固有的舞蹈和戲劇,帶出很有時代創意感,但亦不會淪為「離經叛道」的誇飾表演。

  台灣周書毅的編舞,要呈現的非僅是喬楊的身體狀態,更是她十二歲離開陝西家鄉進入寶雞市歌舞團,再南下廣州考入廣東現代舞學校現代舞實驗班,成為中國內地首批現代舞者,到今日加入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已二十三年,一直沒有離開舞台,今日仍是舞團的駐團藝術家的舞蹈生涯過程。

  難以置信的是,周書毅編的舞蹈,結合李智偉簡約的燈光(神來之筆的是彎曲飛舞的「彈性光源」),和布幕設計,全不花巧的舞服(服裝顧問是台灣名家林璟如)和音樂,整個演出過程可說是渾成一體,自觀眾進入藝術中心壽臣劇院就座時,已置身於舞台上「練功」的喬楊,在約八十五分鐘一氣呵成的演出中,毫不矯情地道出了她數十年來的舞蹈成長之路。從開始時:「你好,我是喬楊……我是香港人……」便是那樣不慍不火地,講述她成為舞蹈員、成為香港人的故事,沒有絲兒煽情,但讓人隱約可以感受得到「成舞」之路、離鄉之路的苦樂酸甜,但更可見得她完全無悔於她為保持作為一位專業舞者,每日堅強定期作息所犧牲的種種……

  和《Almost 55喬楊》相同的是《美狄亞》的主角同樣是一位女性,同樣是沒有半場休息的一氣呵成的演出。儘管前者是一個接近舞蹈劇場的製作,而後者則是一個加上大量形體動作的話劇,就劇場美學取向而言,都是帶有非傳統手法的現代風格,但最大的不同是,《美狄亞》調動各種方式、手法,將美狄亞復仇的怒火不斷燃燒、不斷強化,務求將原是西方古老神話的故事,在改編後將戲劇性的矛盾衝突,將復仇的人性帶出的種種強大張力發揮到極致,那可正是喬楊回望走上舞蹈藝術之路的過程時截然不同的感情場域,兩者形成的強烈對照,亦正好是初生之犢,充滿藝術熱情、激情與狂情,和經過藝術歷練、歲月沉澱,早已將安身立命與人生追求的舞蹈藝術相融的不同成果的對照。

  《美狄亞》的十一位演員幾乎全是男演員,不僅奶媽由男性李耀祺扮演,主角美狄亞亦由男演員阮泓竣演出。藉着開場時唯一的女性扮演的無名「異地女子」逃獄,走投無路時向神明禱告,喚醒五個全是男性的鬼魂,帶出古老神話的美狄亞故事,最後返回這位「異地女子」的場景來結束全劇,也就將「神話」中不分性別的處理合理化。但更重要的是,劇中兩位「反串」角色,從造型、服飾、聲線、姿態都無意將之「女性」化,全採用了男性的陽剛性手法來表達,將美狄亞的復仇心態,通過男性化的形體反應,和語調對話更加強烈化。整個演出只採用了三張長桌不同組合的變化,三面觀眾的演區採用泥沙坑道圍繞,美狄亞兩個孩子採用戲偶來「扮演」,再加豐富的燈光變化,和多變的音響,也就將整個演出的戲劇性張力大大加強。復仇的故事情節雖然並不傳奇,亦能在簡約的布景下,顯得很有可觀性,美狄亞的男性形象亦被觀眾忘記了,最後她(他)藉着一雙艷麗的紅色高跟鞋所含有的劇毒,把偷去他丈夫杰信的歌林浦公主毒殺,整個過程前後的不同情感的強大反差演繹,堪稱精采出色,可說將深深埋藏在人性中,令人不寒而慄的邪惡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由男性來扮演更帶出了這並非女性特有的訊息。

  在《Almost 55喬楊》中,許敖山負責的音樂,除了有他自己原創的鋼琴曲《Warm up For Piano》、《Unborn For Piano》,安志順的《鴨子拌嘴》,還選用了J.S.巴哈、John Cage、Richard Skelton等人的樂曲。這些音樂發揮的並不在於加強演出的張力,而是在於烘托劇中主角逐漸變化的不同情懷,那卻是人性中美好的一面,與美狄亞可說是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喬楊是活生生的真實故事,舞台上演出的便是她自己真實走過的歲月,但美狄亞儘管只是一個西方神話故事人物,但為報復丈夫變心,殺子後自盡的情節,卻又是何其真實地呈現在報章上的新聞版中,人性的醜惡與善良,如此鮮活地先後呈現在香港的舞台,同時,喬楊用她的舞蹈表演,無比明確清晰地告訴大家,特別是舞蹈藝術的同行者,年齡不代表甚麼,心志行動可以改變很多,林健峰則藉着《美狄亞》這個製作,展示了他作為香港劇壇上的「新鮮人」,對戲劇所具有的熱情和狂熱。

  兩人分別來自舞蹈和戲劇界別,相同的都是舞台人,一在舞台上,一在舞台後,兩人分屬兩個世代,一個回頭望,一個向前衝,相同的是都超越了兩人的「真實」,喬楊沒有年過半百的絲毫老態,更爆發着驚人的內斂能量;林健峰並無「新鮮人」的稚嫩,更多的是成熟且富強勁想像力的手法。場刊中並無隻字介紹林健峰,但他是香港演藝學院培育出來的人才是毋庸置疑的事。喬楊從中國大西北走到廣州,走到香港,她的舞蹈生涯超過一半歲月在香港度過,在演出中她一再說「我是香港人……」,見出她自覺她的舞蹈人生立足於香港。為此,為這兩位香港人鼓掌,為他們能在香港二〇一九年第一季舞台製作出如此精采的演出鼓掌。掌聲中當然帶有期待再看見兩人下一個精采製作的聲音。

  (註:《Almost 55喬楊》已定於今年十一月十九日及二十日在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重演兩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