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舞蹈員出身的陳小春,在紅館舞台演出過百場,可謂無人能及,雖然演戲多年,但他最嚮往的仍是當歌手,只因舞台演唱令他腎上腺素飆升、充滿莫名興奮。小春很期望能於2020年再踏足紅館,作為慶祝結婚10周年。至於早前接拍《爸爸去哪兒》,小春覺得壞處總比好處多,但慶幸的是與兒子首次一起相處,在溝通下培養出一段緊密的父子關係。

  轉戰內地多年的小春,去年尾正式重回樂壇,以歌手身分舉行《陳小春Stop Angry世界巡迴演唱會》,去年11月在成都正式開鑼,隨後會到澳門、天津、武漢、北京、上海、馬來西亞及澳洲等地繼續巡演,而他心底亦十分希望能在紅館上演,只因對上一次紅館開個唱已是2004年的事情。至於今次巡演,小春花了兩年時間構思,礙於今年實在太多歌手申請紅館檔期,他索性等2020年的檔期,亦因為明年11月13日是他與應采兒的結婚10周年大日子,若屆時能開騷,正好算是結婚周年慶祝活動。

  至於歌手身分對小春來說有多重要?他表示未拍電影時,自己其實是由歌手起步,很嚮往在舞台上演唱,因見到台下觀眾很直接的反應,會令他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更忍不住唱了幾句他的代表作《犯賤》:「我這樣硬朗,我這樣強悍,我對着你那輕佻,怎麼不懂反抗。」他坦言在舞台上演唱會令腎上腺素飆升,情緒很高漲,「歌手身分重要之餘,其實我是跳舞出身的,可以說是在紅館裏長大,沒有歌手能夠比我在紅館舞台演出更多,我單單在這舞台跳舞已超過100場,再加上早前看完鄭伊健的紅館騷,令我有一種被呼喚要在紅館開騷的感覺!」

  談到與兒子Jasper參與內地節目《爸爸去哪兒》,小春坦言壞處比好處多,最初不太想接這個節目,不想讓兒子曝光,但太太卻多番相勸,並聽聞好多藝人拍完此節目後,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大大改變,小春表示:「我真的怕兒子會變成大頭症,因變了是不能返轉頭,好彩的是兒子當時得四歲多,只感覺到身旁的小朋友跟他一起很好玩,節目完畢後,兒子也沒有出現過大頭症,自始之後,我推掉所有有關兒子的廣告邀請,我完全不覺得自己有所損失,因不想兒子對着鏡頭時要扮嘢!最怕兒子習慣了,之後便很難將他調校回正軌之上。」小春還開心分享,早前兒子獲校方頒發課外活動的閱讀銅獎。

  至於拍攝對兒子的好處,小春表示好處不在於節目上,而是能帶兒子踏足世界各地,例如在內地山區缺水缺糧,雖然兒子當下還不知道情況的艱辛,但日後長大重看片段時,便會知道自己曾去過寧夏和黃土高坡等地方:「當時我要兒子除掉鞋子讓他四處跑,因為在香港這個城市根本無法做到這些事,相信他的同學及老師都沒人像他一樣,到過那麼貧乏的地方,在當地住的屋是用簡陋的沙土建成,不時會有沙粒掉下來,更有很多蛇蟲鼠蟻出沒,相信他日後長大一定會多謝我。」

  原來拍攝此節目之前,小春從未與兒子單獨相處過,今次可謂令父子關係改變重大,小春笑言若沒有這次經歷,兒子真的不知道陳小春是他的爸爸,「拍攝前我完全不懂和他相處,我們沒有一起睡過,沒有幫他抹過面及沖過凉,但節目中,我每天起牀都要幫他洗面沖凉,把他照顧得好好。」而節目結束後,太太也不時為父子兩製造相處機會,小春甜笑表示:「現在太太會找機會讓我們兩父子單獨一起食飯、逛街,以及擁有我們兩父子之間的秘密。這次可說是跟兒子一起冒險過,所以絕對是對我們兩父子之間有莫大的幫助,現在真的能夠與兒子溝通到。」此外,小春還透露打算再多生一個孩子,而在努力中,無論是弟弟或妹妹,最重要是有一個人跟Jasper互相溝通,在互相關懷下健康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