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點水,人如其名,墨水不多,因緣際會,闖蕩江湖,資質平庸,難成大器,音樂世界,享受逍遙。)

  有時賦閒在家,我會執拾唱片櫃,難得每次都有尋寶的樂趣,許多久違了的CD就這樣給重新發現。每次走進唱片店,當見到一些期待已久的復刻唱片時,就會二話不說買下,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真好。回看當年伴着自己成長的流行歌曲,雖然都變成老歌了,但這些長青好歌,經得起時間考驗,一聽再聽,依然教人戀戀不捨。

  最高峰時期,我收藏的CD、黑膠唱片,約有六、七千張,大多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二〇〇〇年代的產物,時至今日,都變成老唱片了,但不打緊,好的東西,愈老愈見價值。

  一如許多熟齡歌迷,都是藉由這些流行唱片、歌曲陪伴成長,有着不可磨滅的綿密感情,所以每次重溫,就會喚起許多難忘的歲月回憶,長青老歌,早就成為老歌迷的人生知己。

  自從唱片公司以不同製式和形式推出復刻唱片,得到市場受落之後,這十多年來長賣長有,成為唱片公司拼業績的主要產品之一,加上翻唱經典金曲的發燒天碟、近年復興的黑膠唱片,在在凸顯了老歌的市場價值。

  面對這些音樂寶藏,不少唱片公司從業員、音樂人、媒體,以至歌迷等,都在努力設法延續經典,將它們流傳下去,藉着推出復刻唱片、製作懷舊音樂節目、舉辦經典金曲演唱會、支持購買實體唱片等不同平台,對舊歌作出保育、推廣和教育,冀能滲進不同層面,尤其打開年輕族群的耳朵,讓他們得到接觸舊歌、追求認識的機會。

  回看近年自己心態,也愈來愈愛懷舊,老歌、老電影、老相片……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拿出來重溫,或與同道中人分享交流,一起進入時光隧道,細意回味。聽歌方面,我還是對上世紀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情有獨鍾。雖則唱片業不景氣,唱片店還是我平常最愛流連的地方之一,翻翻看看,但買的多是金曲精選或復刻唱片;每晚下班回家梳洗完畢,安靜下來之後,我會上網收聽或重溫電台的懷舊音樂節目,諸如區瑞強主持現場直播的《2000靚歌再重聚》,又或純粹播歌的《月夜樂逍遙》,前者我已是老聽眾,後者則是我的新歡。《月夜樂逍遙》由不同主持人選歌,特色是全程不停地播歌,一首接一首,選曲涵蓋不同年代(多數為上世紀六十年代至二〇〇〇年代)、不同語言的舊歌(包括廣東、國語、英語、日語等),唯一缺點是沒有歌手和歌曲的介紹,所以當聽見不曾聽過的好歌時,我只好留意歌詞,自行上網尋找。有些歌曲因為年代久遠,查找不易,但卻讓我開了耳界;要是聽到一首久違了的好歌,我會不自覺地跟着哼唱,在夜裏享受寧靜聽歌、唱歌的時刻。

  電台音樂節目以外,再看近年電視製作的音樂節目,無線的《勁歌金曲》已成雞肋,反觀打着集體回憶旗幟的懷舊金曲節目《流行經典50強》、《流行經典50年》,卻大獲好評,甚為難得地請出上世紀多個年代的資深歌手,不管在線的、銷聲匿迹的或早已移居海外的再現舞台。這些歌手,也大多樂意以玩票性質、好友聚頭的心態再展歌喉,大唱首本名曲。對於觀眾(歌迷)來說,能再聽好歌和一睹偶像風采,亦為樂事,因此播出以來,收視穩定,贏得口碑,滿足老歌迷外,也吸引年輕一代的留意和興趣,而歌手亦有意外得着,好像黃翊便因此得到再度出碟和舉行首個個唱的機會,可見舊日歌手和懷舊歌曲仍然大有市場。

  再說,就這十多年來各大唱片公司推出的舊歌精選或復刻唱片所見,反應更勝主流新碟,尤其是已故天王天后級歌手的專輯,依然大受歌迷期盼和追捧,有些甚至被炒賣,至於一些冷門未被重新發行的舊唱片,亦為老歌迷所守候。

  還有,演唱會方面,不管是天王天后、資深歌手的大型個唱,抑或拼盤式的懷舊金曲演唱會,尤其是得知一些闊別多時久未露面的資深歌手、實力唱將再上舞台,對熟齡歌迷而言都不乏吸引力,機會難得,他們一樣會興奮雀躍,呼朋喚友買票進場欣賞,抱持與老朋友見面的心態,再睹歌手、偶像的演唱風采。其實,不少熟齡歌迷都是擁有穩定經濟能力的消費族群,只要演唱會陣容夠號召力,他們大多樂意支持,從耳熟能詳的歌曲中來個集體回憶。

  每次執拾唱片櫃,我都會把久違了的CD抽出來,放在一起,好待閒時再聽,重溫這些當年帶給我美好歲月的經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