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波音737 Max型號飛機在半年內發生兩次墜機事件,事件由一次空難變成政經震盪。政界說起此事,齊謂過程中再一次凸顯美國白宮以商業利益為考慮先決條件的現實。

  應禁未禁遲一波

  美國波音公司的737 Max型號客機在非洲發生墜機意外,遇難者中包括了香港人及中國人。事件在全球引起廣泛反應,皆因這款型號的新飛機在半年內兩度出事。在事件發生後,特區政府遲遲未宣布限制同型號飛機進入空域範圍,被批評為遲來的禁飛。今次事件中,反應最快的國家是中國,率先作出反應,宣布禁止同型號的飛機飛行,隨後是歐洲及其他國家,然後才到香港特區政府。在香港有動作時,差不多是最後宣布禁飛的地方之一,隨之連美國本土都「大義滅親」,還有在強權下生存的加拿大都加入。

  美國宣布禁飛的時候,基本全球已有很多空域禁止737 Max型號客機進出,所以美國是否禁飛都不重要。今次特區政府未有跟隨內地迅速禁飛,結果惹來批評。政界笑言,如果香港第一時間跟隨中國禁飛,會否出現另一些說法呢?香港應跟不跟,其他情況現在只能靠估了。

  總統力挺慣常事

  回看今次737 Max型號客機禁飛過程,可看到政治的現實。當中國宣布禁飛,有人拉上了中美貿易關係去看,作出聯想。後來西方國家不等美國反應已禁飛,一大原因是透過衞星看到出事過程,兩次事件有相同性,令人懷疑飛機機種型號的安全性。美國對於天域的監控應該是全球最先進,但一開始時仍力挺飛機可以繼續飛行,尤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強調機種安全,他還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帳戶發文指自己曾與波音行政總裁米倫伯格通電話,獲對方保證涉事機種仍然安全。

  特朗普的做法如果在香港發生,必定引起社會譁然。公司出事,高管會力言無事,這些說詞有多可靠,常人都會判斷,但身為總統卻不避嫌與對方通電話,更為涉事公司說項,力挺不停飛的決定。在香港,這種情況如果不被人指為官商勾結才是奇事。這種批評在美國卻相對溫和,似乎美國人已經司空見慣。

  跟查跟進角力多

  墜機事件發生後,波音股價下跌,拖累美股。對於一向關注美國股市的特朗普而言,自然不願見到這種情況,這個可能是他力挺波音的另一個原因。波音是美國最重要的傳統企業,高層經常隨美國總統出訪。波音與空中巴士是兩大民航機供應商,是美國的核心競爭力標誌,總統力挺可以解釋為是支持國家的龍頭企業,保住經濟和就業,在政治上就可以過關。今次涉事的型號,定單達到數以萬億元計,事件對美國經濟表現有直接影響,因此,官方力挺波音公司,在經濟上的考慮昭然若揭。美國作為資本主義國家,經常以商業利益考慮為依歸,其他國家消費者的安全獲得多少關顧,有時就出現矛盾。今次出事後的黑盒現在決定到歐洲進行分析,有關調查的結果,連同上一次慘劇的成因和跟進,相信會有連番複雜角力,大有機會成為日後電影劇本的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