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打算對長者驗眼配鏡設定醫療券「封頂價」,每人每兩年最多只可報銷二千元,受到視光師行業人士大力反對。可是,數據顯示,單是去年已經有超過二萬六千宗視光師申領費用四千元以上的個案,近乎耗盡老人家的醫療券配額,老人家有其他病痛,就要自掏腰包看醫生。

  在各類濫用醫療券的情況中,以鼓勵長者光顧名貴眼鏡最為嚴重。根據政府統計,去年視光師申報醫療券的費用中位數是一千九百多元,可見開出昂貴收費者只是業內少數害群之馬;但是這少數害群之馬霸佔資源的能量卻很大,單是去年六月八日至年底,政府收到三萬五千宗四千元以上的醫療券申報,視光師就佔了二萬六千多宗,佔了四分三,遠遠拋離以三千八百多宗排第二的牙醫。

  不讓驗眼配鏡獨霸資源

  參與醫療券計畫最多的是中醫,有二千七百多人,佔醫療券計畫全體人數三成四,雖然也有「用券買花膠」等濫用投訴,但是去年中醫整體申報醫療券開支只是五億三千多萬元,每宗費用中位數是二百四十五元,反觀參與計畫的視光師人數不足七百,但是申報醫療券費用卻達七億六千萬元,每宗費用中位數達一千九百五十一元,是中醫的八倍。

  視光師佔用的醫療券資源超乎合理比例,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昨日解釋為視光師服務設定最高限額,是不希望醫療券被過度集中使用在某類服務。如果長者配眼鏡「一鋪清袋」花盡醫療券,日後有其他病痛看私家中西醫,或者裝假牙,就完全享用不到醫療券補貼,要自掏腰包。

  業界組織昨日公布的長者調查結果,指約九成受訪長者反對設定上限,並且指要補錢的話或不能使用服務。要是調查具體指出如不設上限,配了眼鏡日後看中西醫可能要自己付錢,問老人家是否贊同,結果得到的答案會很不一樣。

  長者還可用券驗身防病

  當局原先考慮只限津貼每名長者每兩年一千元,現在加到二千元,應該可以應付到大部分長者的合理開支,牽制業內訂價,以及透過價格壓力,減少部分害群之馬藉醫療券牟利,游說長者配名牌高價眼鏡。

  醫療券制度的設立,主要不是資助長者配眼鏡,而是減輕長者光顧私營醫療服務的負擔。長者有病看相熟私家醫生,可以減少輪候公立門診服務。一些老當益壯的人士,亦可以利用醫療券來做驗身、檢查眼球、器官掃描及檢驗牙齒等健康評估服務,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及早發現潛在風險,透過改變生活或飲食習慣,來預防患上慢性病,早日發現潛伏的疾病,亦可病向淺中醫。

  心臟病、癌症等種種經年累月而成的慢性病,勢必跟隨社會人口老化而大增,無論對整體醫療開支,還是個人經濟,都可能構成沉重負擔。當局宜加強向長者宣傳醫療券的多元化用途,方便長者做最佳資源配置,定出優先次序,醫病外還可用來防病,保障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