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太平洋煤電(PG&E)周一在法庭的破產聆訊上透露,在正式展開破產程序之前「多個月」,已一直有在考慮提出破產申請,PG&E財務長因而遭到山火災民及債權人窮追猛打。

據《聖荷西信使報》報道,山火災民及受PG&E破產影響到的債權人,周一在三藩市的會議上質疑這家電力公司,到底打算怎樣以及何時對2017年10月北灣酒鄉一帶山火和2018年11月布特縣(Butte)山火的災民作出賠償。

前天堂鎮(Paradise)居民Kirk Trostle與債權人會面後接受訪問時表示:「我不相信PG&E的每一句話。我極之擔憂PG&E會否賠償山火災民。我們失去了一切。」

去年秋天的營地山火(Camp Fire)基本上摧毀了整個天堂鎮。PG&E在2月28日表示,調查人員「有可能」裁定加州史上最致命及最具破壞力的山火是由它的器材引發。

儘管PG&E財務長威爾斯(Jason Wells)多次保證公司計劃以公平及公正的形式以及盡快對山火災民及債權人作出賠償,山火災民及債權人仍是有擔憂。威爾斯表示:「我們打算在破產程序上公平、公正和快速地處理索償。」

PG&E在1月29日身負516.9億元債務提出破產申請,尋求在重組財務之際避開債權人的追討。PG&E聲稱被排山倒海可以多達300億元甚至更多的山火責任壓垮,還有一系列的其他債務。

代表2017年及2018年與PG&E有關山火的3,500名災民的律師Gerald Singleton在聆訊後表示:「我極之擔憂對山火災民會否有公平的賠償。」

在副破產管理人Timothy Laffredi所主持的聆訊上,作為PG&E首席代表的威爾斯用詞極之謹慎。

那柏谷(Napa Valley)Agajanian Vineyards & Wine酒莊總裁Gary Agajanian的一些提問,與威爾斯和PG&E代表律師有激烈爭議。

Agajanian質問威爾斯有沒有任何因素阻礙了PG&E展開詳盡的林木管理計劃來降低山火風險。

PG&E代表律師Stephen Karotkin阻止威爾斯回應並重申:「這並非今日聆訊的主題。」被Agajanian再一次追問下,Karotkin插嘴說:「我指示他(威爾斯)不要回答這問題。」

最終管理人Laffredi要正式記錄PG&E的行動,指出「債務人拒絕回答這問題。」

律師Steven Campora代表的客戶,包括2015年由PG&E設備引發的布特山火的災民,他質問PG&E對公司前執行長威廉姆斯(Geisha Williams)發放250萬元遣散費的時間性。威廉姆斯在任期間,PG&E涉及2017年和2018年的致命山火,她在今年一月離職。

Campora表示:「當PG&E表示對早已解決的布特山火索償無法支付協議的賠償,但有能力向威廉姆斯支付250萬元遣散費,這的確是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