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激進大學生以「勇武」為時尚,屢屢衝擊校董和教職員,小則辱罵叼喝,粗暴推撞以至禁錮已是家常便飯,但一些院校為求息事寧人,多忍氣吞聲,或輕責了事,寬容對待。對比之下,理工大學今次重罰侮辱襲擊教職員的學生,那份敢於對抗惡行的勇氣,就特別突出,也立了一個先例,讓其他院校知道,嚴懲少數人以遏止校園歪風,把學生導回正軌,才是教育之道。

  今次理大事件與過往的校園衝突,有一個相同模式,就是發動突襲的學生,都先舉起一支「正義」旗幟,喊着響亮口號(維護民主牆言論自由),藉此對教職員極盡侮辱威嚇,甚至動手動腳,以壓服對方,目的是製造一場充滿戾氣的對峙和衝突,以樹立自己的英雄形象。

  懲處遏歪風 符教育之道

  從網上流傳的片段可見,被革出校的碩士生何俊謙,不僅辱駡學務長莫志明和副校長沈岐平是「收咗共產黨錢嘅屎忽鬼」,還粗野攔阻他們離開,最後沈在推撞中倒地。整個過程完全不和平,也無道理可講,如此擾亂行動,沒有任何一所大學的校規會容許。

  學生的惡劣言行已清楚擺在眼前,理大校方依照程序據有關規條作出懲處,完全合法合理,也與所謂的「言論自由」沒有關係。學校內外有聲音指處罰太重,是為了打壓學生自由,都是帶着政治偏見的袒護之言,也把公眾視線轉移到「民主牆風波」,對「大鬧校長室」輕輕帶過。

  回顧過去幾年的校園衝擊事件,委實令人痛心,也可見到學生激進化愈演愈烈的軌迹。三年多前,當時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與一批學生,聯同部分校外激進人士,於校務委員會討論副校長人選時發動衝擊,阻止委員離開,盧寵茂教授更在混亂中倒地,但事後竟沒有任何學生受罰;半年後,學生行動變本加厲,以暴力強闖會場,並高呼「隊冧」李國章,其後校方報警,結果馮敬恩及外務副會長李峰琦被法庭判處擾亂罪成。校長馬斐森事後雖斥之為「暴民政治」,但校方一直未對兩人作任何處分。

  浪潮變海嘯 追隨者悲慘

  其他院校都先後發生同類事件,但涉事學生也多受寬待,例如年前嶺南大學學生圍攻校董會會議會場,阻止校董開會,最後會議取消,要兩度轉移到校外開會,校董會主席還賠着笑臉與激進學生對話六小時,猶如接受公審。又例如中大前學生會會長周豎峰粗言辱駡內地同學,以及學生侵佔學生事務處六小時,把職員禁錮,參與者竟都逍遙「規」外。

  校方寬大處理激進學生惡行,不但未能令他們返回正途,反而因為毋須付出代價,變得有恃無恐,更加肆無忌憚,行動一浪激於一浪。這浪潮迅速蔓延至社會,就如海嘯,最終演變成破壞力極大的街頭暴動,許多盲目跟隨的年輕人墮入法網,慘受監禁之苦,抱憾終生。

  對教育工作者而言,「做好人」避開矛盾,平息風波,是既可保身又易做的事,但這只會令更多學生走上歧途,最終害了他們。反而像理大那樣敢於遏制校園歪風,才是教育工作者所應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