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中學教學語言「微調」政策在〇九年推出,是時任教育局局長孫明揚的代表作,把以往「中中」與「英中」二分法,重新洗牌。然而,政策推行十年,適齡中一生由當年逾七萬五千人,跌至今年僅五萬五千人,雖當局推算二二/二三學年,有望回升至五萬七千人,意味「前列四成」學生人數亦會相應減少,對於全英文班的中學猶如「塘水滾塘魚」,「落車」危機愈逼愈近。事到如今,無論中學界抑或政府都深明,政策有必要「再微調」,否則只會天下大亂。

  上屆局長吳克儉在任內宣布變相「凍結」英文班數目,使全港中學在一六/一七至二一/二二學年的第二周期內,以〇八與〇九年收生情況,作為教學語言安排的指標,全開英文班學校即使維持「金漆招牌」,卻面對學生能力差異拉大的難題,加上直資名校競爭,傳統英中名校「落車」危機始終揮之不去,正如香港華仁書院一七年申請轉制直資,便公開承認是為避免「落車」,但這樣「避險」的方法,往往遭到貴族化的批評。最終成功轉制,保持教學語言自主權的傳統名校,只屬少數。

  「微調」政策關鍵在於按學生能力決定教學語言。港生在國際教學評估名列前茅,加上政府投放教育資源不少,以十年前指標「借古鑑今」未免脫節,現屆局長楊潤雄啟動研究,若反映更多學生具備英語學習的能力,放寬門檻無可厚非,同時如何在合理的程度內,讓取錄達標學生不足的中學,善用他們以英語的教學優勢,避免大批學校「落車」,又能照顧地區名校「上車」需要,對現屆政府平衡不同學校利益,確是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