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決定局部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來發展公營房屋,有行會成員分析,是因為政府近期連番失分,故藉此挽回民望。若此分析屬實,政府是以損害體育運動發展和生態古迹保育,來迎合民粹主義,破壞深遠且難以復原。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經一年半諮詢和「全民大辯論」後,向政府提交增闢土地建議,政府並無「照單全收」,一些爭議大項目,例如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土地,就束諸高閣;引起附近居民強烈反對的馬料水填海,就算小組原則上支持,政府仍然決定推遲。同樣爭議極大的收回粉嶺高球場部分場地建議,特首卻仍會同行政會議拍板通過。

  社會上支持收回高球場的言論,部分仇富意味極重,認為高球是富有人家的玩意,還得到政府租金補貼。政府應該收回整個球場來建屋,以助紓解基層市民長年輪候公屋的問題。

  這些論點渲染貧富對立,漠視高球場本身的體育、歷史和保育價值,一些言論還引新加坡騰出高球場,用地來發展房屋作為例子,認為香港應該仿效。

  把場地切割 挫高球運動

  舉新加坡作例子的論調,只是片面之言,沒有提及新加坡有十六個高球場之多,減少一、兩個,容易有其他代替場地,對高球運動影響有限,而且新加坡一直以其高球場標榜國際都會地位。

  香港高球普及化的步伐較慢,但是近年正在加快,粉嶺高球場不止是本港精英練習場地,高球總會亦利用來與一些普通中學合作,為學生提供培訓,部分後起之輩表現出色,其中陳芷澄就首次為本港奪得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女子組冠軍。

  高球運動比較「斯文」,不靠衝撞,特別適合亞洲青年。以往本港一些被視為「富人專利」的活動,例如奏樂器和跳芭蕾舞,經過多年努力已經普及化。有關方面應該更加善用高球場的空間,加強推廣,而不是收回球場挫折這項運動的發展。

  何況粉嶺高球場還是本港舉行國際級比賽的重要場地,佔地一百七十二公頃,有三個球場,政府決定收回一個球場,球會擔心會影響主辦亞洲賽和歐洲賽的資格。

  毀歷史價值 沒法再修復

  更重要是,球場有過百年歷史,本身就是一個正在使用的活生生古迹,場內有眾多古樹和稀有生物品種,具重大保育價值,政府要收回的三十二公頃土地,就有國家一級保護植物,還有四百六十多年歷史的祖墳。政府連中環街市都要保育,又以不可切割為理由保育中區整座「政府山」建築群,現在卻要「切開」高球場,破壞古迹的完整性與氛圍,政策顯得前後不一貫。

  由於保育和交通問題複雜,又要面對司法覆核與地區反對等種種阻力,政府表示可在十年內於收回土地上建成四千個公營房屋單位,顯然只是「講住先」,是否能落實,有極大疑問。

  當局不管高球場的歷史價值和體育貢獻,作出迎合民粹的決定,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答覆議員質詢時稱是作出「最佳平衡」。近月政府因派錢四千元安排、提高長者綜援年齡、三隧分流等施政而民望下跌,期望向高球場開刀來止跌,結果卻可能兩面不討好,而收地對古迹、生態及高球運動造成的破壞,恐怕無法修復,當局對這計畫必須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