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八寶山公墓東禮堂門口沒有輓聯,沒有橫幅,只有簡單的「簽到處」。早上七點多,現場已有二三十人,隨後隊伍愈排愈長,轉彎,變成長龍,估計近千人,來為李銳送行。送行的隊伍老人居多,不少已經八九十歲,甚至一位一百零二歲的老人坐着輪椅前來。「連條幅都沒有,怎麼能夠這樣?十二屆中央委員,你們就這樣對待!」站在最前面的一位老人不滿地說。

  作家王端陽打開自己的書法:「更有蒼天公道雪,萬里飛白祭忠魂」,被工作人員阻止和遮擋,引發民眾不滿:「讓大家拍一下!拍一下!」被逐到離東禮堂遠一點的地方後,王端陽表示:「正好這兩天全國下雪,我有感而發,向李老表達一下。我這裏沒有任何政治(敏感)的詞。」周圍的人表示:「寫得好!應景應景!」有退休老工人手持白菊,展示「人間有正氣,跨世紀李銳」的悼詞。

  前來送行者所持鮮花一律不准攜入靈堂,有異見人士、境外媒體被工作人員請出弔唁隊伍,還有人被要求出示身分證件查看,告知「一切都是為了秩序」。東禮堂門口豎立「謝絕拍照」的大牌子,工作人員反覆叮囑「收起手機不要拍照」,有照相的人亦被要求刪除照片。

  靈堂內,「沉痛悼念李銳同志」的黑底白字巨大橫幅高懸,李銳躺在鮮花翠柏中,身上覆蓋鮮紅的黨旗。習近平、李克強等致送的花圈依次排放在右側,但領導人級別的花圈大約就六七個。左側是李銳的親屬,遺孀張玉珍坐着與弔唁者握手,十分蒼老,滿目悲傷。離開八寶山時,門口仍有三輛警車停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