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嚴志明是香港設計中心主席,而劉奕旭則是八十後傳媒人,兩人合作把很多個香港的創意人、創意事介紹給大家。

  作者在《序言》中提到百年金融都會倫敦轉型為創意之都的事,令我感觸良多。回顧這段歷史,對照同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我們可能錯過了一個時代。香港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就是一個創意之都,創新創意人才數量不但可觀,我們的設計意念更具有香港特色,說的是香港幾十年前由電影產業帶動的一個舉世矚目潮流,這個時候香港金融業才剛起飛,香港已經被冠以「東方荷里活」的稱號。如果香港把握這個雙優勢持續發展,我相信不會比今天的倫敦失色。

  這一屆特區政府着力推動科技創新,並有意效法倫敦,培養出一個數以千億元計的產業,我想說的是,「創意香港」是一個復興運動,我們推動香港創意產業之前,不妨反思香港近年何以出現滯後現象?

  香港原是創意之都,繼上世紀七十年代港產片打開國際市場之後,實力龐大的電視帝國一脈相承的建立起來,我們的電視劇風行各地之餘,電視劇主題曲也為香港樂壇帶來前所未有的生機。香港的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眾星如雲,具有香港文化特色的創新意念,直接影響內地,甚至年輕一代的韓國人很多都是「港粉」,但是今天的香港從電影、電視、音樂的領導能力大不如前,問題在於特區政府遲來的關照,還是有其他更深層的矛盾纏繞着我們的創造力呢?

  重拾香港人的創造力,我非常同意作者「生活就是設計」的理念,香港學生、家長為考試而讀書,為做醫生、律師、商業管理人而考試,這風氣要改。我們要從生活開始,讓學生從小習慣觀察,提出疑問,繼而發揮個人想像力解決問題。年輕一代掌握了設計技巧,擁有設計思維,香港的創新創意便能復興。

  我對本書印象最深的一章是介紹十歲出頭的葉礽僖(Hillary)如何當上小小CEO踏出創業之途。這位小女孩從學習生活中觀察到一些問題,引發日後開發MinorMynas學習程式的意念,不過,單有創意還不足以成事,事關創業的下一步就是執行,葉礽僖決定創業之同時,也決定退學,在家報讀英國遙距課程,由於不受正式課堂的壓力,她便可騰出更多時間放在創業之上。令人可喜的是葉礽僖已經踏出一小步,除了斷續優化其產品之外,現時更招兵買馬,計畫為公司建立團隊。

  這個故事令我想起幾代之前的香港,當年的中產優勢家庭不多,然而,這種環境也是一種難得的土壤。周星馳,大家都熟悉,他的創意也是從生活中培養出來。據說他小時候看了很多「粵語長片」,在耳濡目染之下,把一場又一場經典畫面融入腦海中,再用他的創意思維潤飾成為獨特的意念,日後「星爺」電影盡見不少昔日粵語片、功夫片經典的影子,成就了內地評論人稱為「周星馳文化」的雄厚產業。

  上學始終是最便捷的教育途徑,一般人還是適合正規學習,不過,很多年前還是小孩子的成龍、洪金寶就沒有上學的機會,可是學京劇、翻觔斗,只要用心學習,便成為日後他們設計出創新動作片的泉源。那些年,兩位港產武打片巨星,每部電影都沒有重複,從動作、劇情、對白到故事背景都教觀眾重新再「嘩」一次!年輕人,你們難以跟我感同身受,但我們告訴你,只要你把兩位巨星當年的爆紅電影欣賞一次,你便等於上了一個創意設計課程,我要強調,這門課是真真正正的從生活中開始的。

  香港創造力出現低迷,或許與環境、土壤關係不大,真正的原因是氣氛。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年輕一代怨氣沖天,舉凡歌曲、電視題材都不是香港從前昂首闊步那一種。須知道,樂觀、開放、幽默是創意的養分,如果我們只懂唱我很失落、我很悲觀,只愛演苦悶、受壓的戲,而缺乏一種敢於超前的氣魄的話,我們很難騰出感情和感覺做創作,因為鑽牛角尖不只愈鑽愈深,場景和題材也只會不斷重複。當然,這種氛圍的前因後果很複雜,也不是設計人可以改變的事實,盼望社會攜手釋放更多正能量,為復興香港創意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