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農曆新年假期最矚目的新聞並不是發生在香港,而是在台灣,中華航空出現首次機師罷工,波及香港人,可說是無妄之災。

  過外遊高峰未解決

  華航機師在春節期間突然發動首次機師罷工,很多早已訂購華航機票的港人猝不及防,令行程受到阻礙,相當無奈。現時已過旅遊高峰期,但華航勞資雙方仍在爭持中,昨日才算有了一些成果。華航機師選擇在旅遊高峰期發動工業行動,對旅客造成相當大的不便。無論誰是誰非也好,消費者都成為今次罷工風波的輸家。

  今次華航機師罷工,既有勞方要求改善工作環境的因素,亦有勞工想借此加強議價力量的潛在誘因。華航機師工會獲得合法談判權的時間並不長,此前已經躍躍欲試,在農曆新年前宣布與資方談判破裂。現時採取工業行動,多少令外界有點意外,因為事前未有傳出雙方出現很多爭拗,勞方今次發動罷工,是質疑資方對他們訴求的態度冷淡,就此斷然採取工業行動,有點突襲的味道。

  血汗航班說法難明

  今次勞資雙方的僵持點是長途航班是否需要增加機師。所謂長途航班,是指飛行七小時以上的航線,由現時兩名機師增派至三名,華航則堅持八小時才派三人,不肯退讓。機師提出這項要求主要是基於七小時以上航班連同起飛的準備時間及降落後的等候,工作時間太長,導致休息時間不足,對飛行安全構成危險。工會認為,這個安排機師工作太辛勞,形容為血汗航班。

  外界的看法,航空安全自然最為重要,但現時飛機導航技術不斷改善,機師工作的難度下降,而且在空中很多時依靠自動導航,機師工作是否如他們所形容般的辛苦,行外人難以了解。正常理解,飛行安全標準有國際要求,在要求以上的其實是涉及僱用條件多於安全問題。大部分旅客是打工仔,若問會否由此支持罷工,答案會是甚麼呢?

  政府調停感覺弱勢

  站在華航角度,拒絕機師要求是因為華航有不少航線超過七小時航程,可以想像得到由兩名機師增至三名,相關的成本大漲百分之五十,不免影響和對手競爭的能力。管理層另一個擔心,若然勞方讓步,或引起其他機組人員「跟進」。就是由於擔心退一步不是海闊天空,勞資雙方形成了僵局。

  今次事件影響消費者,外界奇怪為何台灣當局未有強力介入。從事態發展,台灣社會開放,今次係民進黨政府介入調停,同樣受到勞方指責,自然不敢過度用力,令罷工愈拖愈長時間,影響公眾,只是說是弱勢政府的無奈。長遠而言,航空公司服務對當地旅遊業有影響,當局軟手軟腳,炸彈遲遲不能拆除,現時變成一個多輸方案,原本一心放假的消費者就無端被當作人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