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為「高鐵見聞」,畢業於清華大學,有「高鐵科普第一人」之稱,著有首部世界高鐵發展史《高鐵風雲錄》,代表作品包括動漫的《高鐵的前世今生》。

  香港有巴士迷、電車迷,對不同年代車款型號如數家珍,更熱衷於收藏模型和歷史圖片,標準車迷更有一定程度的工程知識,連引擎性能的數據都可記得滾瓜爛熟。香港有沒有高鐵迷呢?這都不重要了,如果你對高鐵有興趣,大可以從這本「高鐵科普書」開始。作者有系統地從中國高鐵的第一天,有條不紊的追蹤報道這幾個十年的曲折發展經過。

  我原本對中國高鐵一無所知,知的都是不太好的新聞,印象最深的則是那個西九高鐵地盤,我不是誇張,好多人好像我一樣,由青春年少,等等等等,等到步入拖男帶女的中年,才迎來人生首次在香港出發的高鐵之旅。忽然之間,我看到愈來愈多關於「中國高鐵As世界Number One」的報道,它改寫了中國的交通歷史,也教其他國家羨慕。

  中國高鐵不是中國發明,這是常識,中國幾經艱辛考驗的從不同先進國家引進技術,依照國家的特色和條件,建設出屬於自己的高鐵系統,這才是可貴的地方。正因為中國地方千奇百怪,環境驚人的複雜,是以中國能夠在短短二、三十年由籌備到完成、完善整個高鐵網,得到的經驗是獨步的,我們可以憑此向世界輸出高鐵,不怕競爭,超越中國的高鐵師傅,包括日本、法國和德國。

  不說不知,自從2007年,中國開啟所謂「高鐵元年」(中國一夜之間宣布擁有6,003公里高速鐵路,超越德國、法國、西班牙、日本成為世界高速鐵路第一大國)之後,內地湧現不少反對高鐵的聲音。最慘痛的那場發生於2011年的「甬溫線高鐵災難」,再加上鐵路官員的貪污案,這些特大事故,令國民對高鐵的負面情緒達到高峰。經過嚴重挫折之後,中國高鐵的元氣、士氣大傷。翌年,更壞的消息到來——中國經濟明顯放緩。當你以為是「屋漏更逢連夜雨」,其實是中國高鐵否極泰來的轉機。國家為了振興經濟,決定再斥巨資發展高鐵。借助這一次谷底回升的機會,以往人為的、技術的錯誤得以重新檢討,幾年之間,中國高鐵克服多個難關,很快再攀高峰。2015年,總理李克強經過研究調查之後,信心十足的表示︰「高鐵,中國產的動車,這是中國的一張亮麗的名片。」

  早前我跟家人一起乘坐高鐵去廣州,同行的一位小妹妹第一次在廣州南站看到高鐵列車成群的壯觀場面時,興奮的說︰「這裏好像日本高鐵呀!」中國高鐵和日本高鐵極有淵源,這一點不可不知。故事要回到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之後不久,我們的「總工程師」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到日本展開為期八天的訪問。

  鄧小平的行程中安排一次從東京到京都之旅,距離不到四百公里,坐飛機有點尷尬,路程太短了;坐汽車的話,路程就嫌過長,起碼四至五個小時,不方便嘛。日方推薦鄧小平乘坐東海道新幹線,這是日本人引以為傲的現代化建設,當時全世界只有兩條高鐵線,除了鄧小平乘坐那一條之外,另一條名叫山陽新幹線,都是在日本的。

  鄧小平訪日的年代,內地都是蒸汽火車,是英國人上世紀初發明鐵路時的老古董,日本新幹線時速二百八十五公里,我們的火車平均時速是四十公里。當時坐在日本高鐵的鄧小平接受訪問時表示︰「就感覺到快,有催人跑的意思,所以我們現在更合適了,坐這個車。我們現在正合適坐這樣的車。」從字裏行間,可以看出鄧總工程師對高鐵的感覺是何等愜意,也許與他準備推動中國作高速增長的宏願大計有關吧。鄧小平回國之後,中國便開始摸索高鐵建設之路。與此同時,中日正值關係友好,兩國進行頻繁的高鐵技術交流合作。

  上次我去廣州車程不足六十分鐘,比起我從馬鞍山去西九鐵路還省時,在中途的虎門停站時,我問經過的服務員要一樽礦泉水,她不好意思說︰「你不如去前面車卡買啦。」我有點不悅。她解釋︰「我現在有幾張單要做,你等我回頭給你送礦泉水,都已經到廣州了。」此刻,我才醒悟自己是身處「高鐵時間」。高鐵,你坐過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