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年期間,港鐵人事有新動向,宣布委任新的工程總監。自從沙中線爆出工程醜聞後,港鐵工程部出現大地震,加上行政總裁和主席將會換人,管理層交投呈現緊張。現在先找來工程總監,總算增加了生力軍,協助收拾舊攤子。

  今次港鐵委任的工程總監包立聲,資歷算是相當豐富,曾經在港鐵有工作經驗,近年在瑞典上市公司任職。

  空降或水土不服

  沙中線今次鬧出連場風波,原任的工程總監黃唯銘是空降部隊。由於原先執掌工程帥印的總監周大滄因高鐵延誤而離任,故此外聘高管加盟。這次工程在監管上出事,有分析認為與趕工心切有關,也有認為與港鐵原有文化差異,出現「水土不服」有關。究竟這種說法有多準確,相信要等候獨立調查委員會報告以至警方的刑事調查後,有沒有更多詳情披露才可以斷言。

  這次港鐵力邀舊將回巢,似乎是吸取了招聘空降部隊的經驗。在工程總監外,現時兩個更重要的職位,主席和行政總裁仍未委任。由於現任主席馬時亨和總裁梁國權將相繼離任,獵頭工作不能怠慢。港鐵主席一職由政府委任,現時坊間已傳有熱門人物獲推薦,只待政府拍板。現任主席馬時亨曾經做過私企高層,同時擔任過局長,政經界的脈絡廣闊,要接他的棒都要有相當斤両,才能壓得住場。

  至於行政總裁一職,先前分析人選不外來自三個途徑,一個是國際招聘;另外兩個就是本地薑出任,而本地薑又分為對外招聘抑或內部晉升。由於沙中線風波至今未見底,新總裁仍要面對調查和立法會問責,加上過去從外國招聘經驗,過江龍實在難以應付複雜的政治環境,所以這個方案早就被視為難以實行。

  外聘出現事求人

  至於本地招聘,究竟從外請人抑或內部晉升,似乎各有優劣。對外招聘最大好處是與舊有的事件切割,予人感覺是重新開始,不足是空降有企業文化的差異,有可能重演黃唯銘的覆轍。如果從內部晉升,形象或稍欠獨立性,但在交接上會較順暢。有分析就指,除了政府和港鐵的意願外,還有現實環境的制約。行內有說法指,現時工程界仍然好景,有能力坐這個位的人以顧問公司或專家的身分提供服務,賺的錢可能不少於加入公司,但責任和壓力就少得多,所以行政總裁之職位高權重,但對外求才也可能變成事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