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律政司去年以證據不足為理由,不檢控涉UGL事件的前特首梁振英。香港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蔡維邦表示,關於極受公眾關注的案件,若律政司決定不起訴,但不作出任何具說服力解述,市民便無從理智分析該不提告決定是否合理及符合公平公正原則,倘掌握刑事檢控大權的機構不合理地拒絕起訴某些社會顯赫人士,市民更可能對整個刑事法律制度的公允性提出質疑。

  蔡維邦在港台《香港家書》節目中提出,法庭的判決書詳盡,因為法庭想「鉅細靡遺地解釋法律觀點如何應用在案中的關鍵事實」,希望與訟人及社會大眾能夠明暸法官在達致判決時所經歷的思路、所應用的邏輯,「務求大家清楚明白法庭判案是有根有據的。」他認為,法庭對判決作出極具透明度的解釋,對於履行司法公義非常重要,「這道理很簡單,倘若法庭從不解釋如何達致符合公義的裁決,公義只會淪為空談,無法服眾。」

  不過,在法庭判決公開、透明度高之際,對於社會關注某些地位顯赫人士應否被檢控出現分歧時,律政司一方卻堅持不評論個別個案,「是決定起訴某些人與否,似乎律政司就沒有那麼公開、具透明度。」他表明,就極受公眾關注的案件而言,「倘若律政司只決定不起訴,而不作出任何具說服力的解述,市民便無從理智分析及充分討論該不起訴的決定是否合理及符合公平和公正的原則。」

  而且,「倘若掌握刑事檢控大權的機構不合理地拒絕起訴某些社會顯赫人士,即使我們最尊重的司法機構已盡力確保制度上的公平和公義,市民仍然可能對整個刑事法律制度的公允性提出合理質疑。」

  蔡維邦又指,大律師公會新一年將會處理很多重要事項,其一是扶持新晉大律師在行業中站穩陣腳。律政司每年須處理數以萬宗刑事案件,在刑事執業領域上,他指大律師所涉及的刑事法律服務不但涉及辯護工作,亦涉及檢控工作,例如新晉大律師在通過考核後亦可擔任外聘檢控官。據此,大律師公會明白薪火相傳是當務之急,將會羣策羣力引入更多有利薪火相傳的措施,因為香港的司法制度有賴眾多法律執業者進行檢控工作及提供辯護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