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畫家中善用色彩的人,除去梵高和馬蒂斯等人人熟知的名字之外,還有一位不得不說,那就是波納爾(Pierre Bonnard,1867年至1947年)。一場名為《記憶的色彩》(《The Color of Memory》)展覽,正在Tate Modern舉行,展出這位法國後印象派藝術家眾多生動繽紛作品,回溯百多年前的畫家如何用蓬勃豐盈色彩,回應日常生活中的溫暖與慰藉。

波納爾出生在富裕家庭,一生平順,從事的又是自己喜歡的事業,想來也稱得上是「圓滿人生」的典範。因此,他的畫中見不到驚濤駭浪的情境,也幾乎沒有掙扎、憂傷或絕望,而總是平靜的。不過,這種「靜」與十八世紀法國寫實畫家夏爾丹作品的寧謐不同,與畢沙羅畫中風景的安詳也不同,而是別有一種神秘意味在其中,是「欲說還休」,是「猶抱琵琶半遮面」。

波納爾似乎不太喜歡古典主義的諧和勻稱,也不太理會透視法,故此,他畫作的構圖總是不尋常的,例如那幅創作於1915年的作品《咖啡》,以俯視角度望向咖啡桌一角。鋪有花布的桌面不合常理地佔去畫作大半篇幅,女主角和寵物狗反倒被擠入角落中。還有一些描畫室內生活景狀的作品,構圖也總是獨特,像是畫家有意要挑戰平正安穩的常規做法,隨手記錄下邊角之景或是不經意的凡常瞬間,再將其鋪排在畫布上,雖說另類,倒也真實。

別忘了,波納爾以及同時代的其他歐洲畫家,有不少都受到東方藝術尤其是日本浮世繪的影響,而後者最顯著的特徵,正是對於生活微細處的真切描繪。波納爾的作品看似漫不經心,可若我們將那一幅幅邊角小景拼疊在一起,便也是有晴有雨,有山水也有人情的日常全景。由此說來,創作時並無野心的波納爾,竟在不經意間完成了一項題旨闊大的書寫。

文:李夢 圖:Tate Modern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