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位處歐、亞之間,無論文化或飲食都深受兩地影響,尤其近年亞洲美食大放異彩,更讓當地食物增添了不少亞洲風味,筆者早前便造訪了莫斯科(Moscow)三家人氣餐廳,無論是瑰麗的宮廷式自助餐,又或新派俄國菜或海鮮料理,由環境裝潢到食物,都讓人驚喜!

  以前常聽人抱怨,遊俄羅斯最難便是尋食,除羅宋湯(當地人稱為紅菜湯)及魚子醬外,關於俄羅斯美食似乎乏善足陳!事實上,來到二十一世紀互聯網及交通網絡幾已無遠弗屆的今天,即使再封閉的國家,美食間的交流早是稀鬆平常事,尤其像莫斯科這首都城市,各式各樣的國際連鎖餐廳及潮流美食早進駐城中,同時亦影響着當地飲食文化!

  這種對別國飲食文化的興趣,於2005年便促成了城中話題餐廳Turandot的開幕,它是根據歐洲人對中國十八世紀宮廷豪華飲食生活的幻想建成,據說當年共花了約六年時間、花費逾億港元打造,至今仍是莫斯科最華麗的餐廳之一。先不說食物,只是進入餐廳已是一趟驚喜旅程,穿過低調的正門,猶如時空轉移般,轉眼已置身於優雅的意式柱廊前庭,盡頭立有多尊大理石人像雕塑,引領我們進入用餐區,四周華麗如中世紀的歐洲宮殿!

  餐廳樓高兩層,由多支巨型大理石柱支撐着,我們被安排坐在地下中庭的圓桌,四周還有多間華麗小包廂,滿目金碧輝煌,陳設精美,頭上穹頂天花垂掛着一盞華麗水晶燈,更添璀璨迷人。若細心點看,更不難發現大量傳統中國元素,包括牆壁上繪畫的猴子及漢人畫像,四周亦擺設了多個中式大花瓶等,據說這些俱由數百位藝術家及雕塑家,以人手一點一滴打造,件件美如藝術品。

  這裏平日供應中菜及亞洲美食為主,我們造訪時剛巧碰上周末Brunch自助餐,各款美食幾乎空群而出,有各種中式點心、春卷、烤鴨,以及近年流行的和風美食如壽司、刺身、山葵沙律蝦等,亦有較傳統的俄羅斯菜式如魚子醬及希靈魚多士,選擇頗多樣化,且可坐足五小時慢慢品嘗,每人收費約588港元,不算便宜,卻值得一試。

  讓人意外的是,俄羅斯人其實頗鍾情海鮮料理,他們的傳統菜式中便有不少魚類食物,如酸製希靈魚,至近年亞洲美食盛行,更變化出大量帶有日本或中菜影子的菜式,同樣於2017年開幕的Peshi海鮮餐廳,便以主打鮮活海產而人氣急升。

  香港人來到不難有種親切熟悉感,因在裝修華麗的餐應一角,放置了多個大型玻璃水簇箱,養着各式各樣的生猛海鮮如大蝦、青口、生蠔、巨蟹及海膽等,任食客挑選,即席炮製。據餐廳主人Elena稱,原來這裏每周兩次會由地中海、日本、斯里蘭卡、紐西蘭、摩洛哥及遠東地區入口鮮活海產,像由日本進口三文魚,造成鎮店菜式三文魚刺身,卻非簡單蘸點山葵,而是切片後伴以紅葱絲及番茄粒,再混上自家調製的酸醋汁及芫荽等同吃,入口爽滑清新,作為開胃前菜最不錯。至於山葵廚師則用以炒製鮮蝦球,混上杏仁片及蟹子等同吃,惹味之極,另外還有足料法式海鮮湯及香煎鱸魚等,都是人氣之選。最後以特別的火炙朱古力甜品作結,堪稱完美的一餐,每人平均消費約300港元。

  如欲品嘗較正宗的俄羅斯菜,與Turandot屬同集團的Matryoshka是不錯選擇,是吃得又打(卡)得之選。餐廳由蘇聯時代的舊工廠改建,於2017年開幕,保留了當年的古雅氣氛,紅磚牆,階磚地,拱形大窗戶,還有放置於酒吧枱上的古老燒水器等,於煤氣燈的照明下,顯得古意盎然。

  餐廳以傳統俄羅斯菜為主,由星級主廚Vlad Piskunov主理。說到俄羅斯菜,主要受中亞、西亞及歐洲等地影響,因應食材及氣候而變化出獨特風味,多以魚類、豬肉、蘑菇、蜜糖、黑麥及小麥等入饌,Vlad Piskunov則於傳統中變出創意,如以白酒煮鱘魚,將魚去皮後捲圈烹調,底下配以大量蔬菜,灑上檸檬汁吃,可謂美味又健康。

  另外還有俄羅斯餃子,包上豬肉、羊肉及蔬菜等饀料,可蒸吃或放湯;亦有各種口味的炸包、由西式沙律演變的薯仔沙律,以及港人最期待的羅宋湯,當地人稱為紅菜湯,以紅菜頭加薯仔、大白菜及牛肉等煲煮而成,湯呈紫紅色,味道較酸,與我們常喝的番茄湯底很不同,而這裏則以鴨肉代替牛肉煲煮,喝來味更香,再加點酸忌廉及紅葱蓉同飲,另有一番風味!這裏菜式適合共享,每人平均消費約150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