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是新派歷史學家,詳情不必介紹,只說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得知他出新書,馬上在《紐約時報》專欄寫讀後感就夠了。

  哈拉瑞今次不講人類文明史,改談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簡稱AI)時代的未來。這是一個大題目,包含無限可能的想像內容。作者是人文科出身的學者,所以沒有朝向概念深奧、原理複雜的AI技術發揮,他從技術開始,一路講到消費、商業、政治、社會,繼而跳脫到講神、宗教,最後一堂課竟然是《冥想》!

  作者的野心很大,試圖把其畢生所學,融合在這本只有四百頁的書裏。我難以評論哈拉瑞的書是否成功,不過作為讀者,我覺得收穫豐富,因為我竟然跟蓋茲英雄所見略同。

  蓋茲曾在《紐約時報》的專欄這樣寫︰「哈拉瑞提出一個問題:世界愈來愈複雜,我們怎樣才可以取得充足資訊作出明智決定呢?大家會說,不如找專家啦,但你可知專家有可能都是跟風的、服從大眾的一隻小羔羊。」哈拉瑞在書中戮到蓋茲的「痛點」︰「群體思維和個人無知的問題不僅困擾着選民和消費者,也困擾着總統和CEO。」

  蓋茲讀到這一段,表示要引以為戒,千萬不要錯信專家之言,盲目隨眾,失去我們寶貴的獨立思考。對於不是CEO的我,同樣明解箇中所說的道理。曾幾何時,作為消費者,主要靠經驗和知識去尋找本地美食,不知是哪位天才編輯的發明,揭起「洗腦」式卡通化、簡表化的飲食推介,食經變成無根無據的「手指公」評分法、靚仔靚女擺Pose賣弄法等等招數,而又竟然收到良好的宣傳效果,社會便養成了一大班「選擇有困難」人士。大家約食飯,循例無人有意見,於是打開手機,搏命去查東家食店有幾多粒星,西家餐廳有幾個「手指公」。

  以前,香港飲食推薦全賴幾位有文化的食家,正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大家都是「識字嘅」,文化食家寫得出的都是有紋有路有邏輯,不是說︰「幾有咬口」、「幾有𡁻頭」,然後配張鬼馬單眼相,加個Caption︰「Yeah!」就「o氹」到你去排隊幫襯,是不是?

  科技進步了,我們是否更容易取得真相?對不起,你想多了,AI更加呃神騙鬼,科技近年飛快進步,我們賦予AI更高深的演算法(Algorithm)和海量的大數據(Big Data),在超級電腦的配合之下,網上的飲食推介再不是洗腦那麼簡單,直情好像你肚中那條蟲,知道連你都未必意識到自己口味的偏好,如是種種,你可能毫無醒覺下,做出更不明智的選擇,你做的只是AI演算法設計出來的結果。

  從以上淺顯的生活例子,哈拉瑞轉入一個很嚴肅的話題,這是第三堂課《自由》。大家消費飲食可以被AI算法蒙蔽,可以被大數據的喜好引導你隨俗,其實民主選舉的「一人一票」同樣是脆弱的,哈拉瑞以近年最經典的一場「一人一票」為例並說明之,這就是英國脫歐公投。

  「一人一票」在一些西方學者看來是不值一哂,哈拉瑞引述英國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之說,他反對由缺乏經濟、政治科學背景的英國民眾去公投決定這個重大議題︰「這豈不就像是要用全國公投,決定愛因斯坦的代數算得對不對,又或者是讓乘客表決機師該在哪條跑道降落?」可是,大家都知道民主  自由是西方社會政治的基石,「一人一票」是甚麼,你以為從今次脫歐公投才教人反省的嗎?別鬧了!哈拉瑞很冷靜的告訴我們︰「選舉和公投的重點並不在於我們怎麼『思考』,而是在於我們怎麼『感覺』。」

  你會問,甚麼是「感覺」?剛才我說「大眾傳媒洗腦」時代,大家Yeah一聲,眾人向你豎起幾個手指公,讓你既興奮又認同,那一剎的衝動感覺!也是前文蓋茲表示引以為戒的那種「隨眾跟風、不辨黑白、誤走歧途」的不智行為。

  「感覺」又關AI甚麼事?AI目前已發展到「感情計算」、「情緒計算」的逼近人類智慧水平,你再講頭殼頂上高有幾多個CCTV用AI人臉識別監視市民,好像反烏托邦小說《1984》中的「老大哥」般,真的很Out!AI新一代已經煉成「讀心術」,未來個人民主投票決定,並非真正自由意志,而是盡在AI機械人的刻意引導中。你想知更多?請買書回家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