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性騷擾問題不容掉以輕心。平等機會委員會最新一項調查發現,近四分一受訪大學生曾遭到性騷擾,當中最常見的性騷擾形式包括在他人面前,或直接對當事人談及性相關話題或「鹹濕笑話」。有個案亦指有大學教授在課堂上言語性騷擾,以及有男教授濫用職權追求男學生,然而受訪者中僅百分之二點五有向校方投訴。

  平機會於去年四月向八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的大學,以及公開大學共逾十萬名學生進行調查,獲得一萬四千多份問卷回覆,當中多達兩成三受訪者指,在調查前的一年內曾遭性騷擾。與平機會過往進行的職場調查相比,空中服務員遭性騷擾的數字為兩成九,零售業前線服務人員約兩成,外傭則大約為百分之六。換言之,大學生受性騷擾的整體數字屬於「中高」,然而受訪者中僅百分之二點五有向所屬大學投訴。

  平機會政策、研究及訓練主任陳建成表示,校內最常見的性騷擾形式包括,在他人面前說有關性的話題或鹹濕笑話、直接對當事人說有關性的話題或鹹濕笑話,以及作出不恰當的身體接觸。「在網絡遭受性騷擾比例也有百分之十一點五,其中近七成都表示在社交媒體上發生。」

  調查又顯示,兩性對性騷擾的認知有差異。以滿分為一百分計,女學生對性騷擾的認知指數為七十二點六分,男學生為六十五點八分。平機會反性騷擾運動工作小組副召集人莊耀洸指,整體性騷擾認知指數平均為六十九點五分,「若換算為大學分數等級,這只有『B-』成績。」

  調查亦顯示,多於半數學生不知道所屬大學的反性騷擾政策,逾四分一人指大學相關工作做得「不足夠」或「非常不足夠」。

  研究團隊亦分別與二十八位大學生進行深入訪談,高級政策、研究及訓練主任林潔儀指,有個案稱有教授在課堂上言語性騷擾,直言「今堂我們教口語,不是口交」,也有女學生在口頭報告後,被男教授指「可能下次你穿少點會給你高分點」。她又透露,有男學生表示,被一名男教授以各種方式追求,包括出錢邀請其單獨到海外旅行等。「該男學生出於擔心影響日後升讀研究生,以及擔心被其他教授誤以為是男同性戀而遭歧視,只能婉拒而非明確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