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年升小統一派位下周接受申請,隨着「龍年效應」及「雙非」適齡學童人口高峰已過,當局預計參加統一派位的適齡小一生不足三萬人,但個別地區學額供應不足,仍要在八個地區共十二個校網「加派」,個別校網更同時需要借位應付需求,可見各區適齡生供求並不平均,在跨境生源今非昔比下,今年情況相信為未來幾年小學學額供求帶來新常態。

  當局推算新學年適齡小一生達五萬七千三百人,其中二萬八千多人料參加統一派位,較去年減逾五千三百人,未來四個學年整體人口雖有起伏,但已趨平穩,維持約五萬七千至五萬九千人左右。雖然如此,不代表學校必定出現「收生懸崖」,因近年多區有新屋邨,甚至發展區落成,令這些地區的學額需求預測「逆市上升」,包括今年需要「加派」至每班二十八至三十一人的觀塘、沙田、元朗、深水埗等地區。

  比如觀塘屬安達臣道發展計畫的安泰邨入伙,但網內兩所有時限學校停招小一,另一所小學遷往鄰近校網,導致四十六網由以往學額供過於求,變為供應緊張,不僅要與同區四十八網同時「加派」,更須向後者「借位」應付需求;即使未「加派」的北區,當局因應皇后山新發展區擬建兩所新小學,而區內未來幾年尚有粉嶺北、古洞北的新發展區,即使跨境生不再,學額需求卻未見放緩。

  另一邊廂,港珠澳大橋通車,三所東涌小學僅各預留十五個學額,數目遠低於通車前預留的五十個,反映當局與學校對大橋帶來跨境生源未許樂觀,新學年料申請統一派位的跨境生,由去年逾二千人大減至七百人,跨境生源的重要性已經大不如前,學校須專攻本地生源,而人口流動帶來新變數,正如以往有新市鎮學生外流他區,導致個別學校收生不足的例子,學校還須考慮人口變動、地區發展規劃等因素,始可籌謀發展。

  隨着跨境生不再,教育局在規劃小學學額供應方面,理應更易籌謀,比如積極安排火柴盒學校遷校,既改善校舍設施,亦增加學額供應,若能加快推動,無疑可紓緩個別地區的學額壓力,否則只能以「加派」與借位等非常措施「七拼八湊」,恐未必是持久而穩定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