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今天不算風和日麗,朋友酒聚的時間改在中午,地點從鬧市蒲點,改到太平山戶外餐廳,真的是一塵不染。

  迎接新一年,不妨搞搞新意思,面對每天幾乎重複又重複的消息和新聞,難道我們就要揪住心情過日子?上到太平山,居高臨下看山水,我轉了一種思維,就是從身邊找快樂。

  「大師兄,我這幾天覺得年輕了幾個十年,不知你有沒有同感?」大家應該都有深夜重溫還是叫做「星仔」的周星馳主演的《蓋世豪俠》。「安仔,你覺得好笑嗎?」其實周星馳用《430穿梭機》黑殭屍的態度來演段飛,不見得好笑得過他的《逃學威龍》、《賭聖》,不過,我領悟到一個道理,就是你千萬不要怕表現自己、演出真我。三十年前那一天,我要是放下捧腹大笑,認真的學「星仔」的做人態度,今天的我可能有隻大過港澳噴射船的遊艇,載大家出港吹海風、飲香檳。

  「辰哥,無穿梭機帶你返去《蓋世豪俠》年代,何以你有細咗三十年的幻覺?」這位中環成功人士、金融界精英銀行偉,你因為成功,所以沒法與我感同身受,其實我想說的是,我終於找到自己不上進的原因,揭開一直未知的人生大道理,結果我原諒了自己,也拋開多年困惑,於是我便年輕了。

  非常世故的張翁,沒有帶來香檳,只點了一杯普通白酒,以理解的心情說︰「安仔,成功無方程式,失敗就有定律,我唔係話你,我想講星仔能夠豁出去用《430穿梭機》模式演繹一個大台前所未有的角色,從而開創了香港史上最重要的『無厘頭』文化,就因為佢夠自信。嗰套劇一個唔覺意收少幾十點,星仔可能要轉去『老周電視』,你估計到時香港歷史是否要重寫呢?」有自信,一定係感覺自己與眾不同,想出人家打死都不敢試的點子出來,你有咩?

  我吃了幾口墨西哥粟米片,中和了口腔的紅酒果香味,沒有急於解釋我的內心世界,天氣涼了,心情可以Hold得住。我由打工第一日開始,已經有一盤絕世好橋,只不過就沾染了「四仔主義」,即係又要有樓有車有小家庭之庸俗思想,我選擇做一條腳踏實地的「半條鹹魚」。三十年過後,我連星仔一半成就都無。不過,望一下山頂周圍,此刻我與此情此景融為一體,都是一塵不染。我決定,二〇一九年及以後的我,不會再重視他人對我的看法,我就是我,我會用「半條鹹魚」的態度面對所有人。

  「對嘞,中年危機就是積累太多不解之煩惱。安仔,你今日除咗有個肚腩遮不住之外,你個樣真係年輕不少。」大師兄,多謝你多年來對我的理解,你睇吓昔日的星仔變做星爺之後,就係因為盛名帶來壓力,真係老咗好多,雖然佢無肚腩只有六塊腹肌。

  「辰仔,我讀過一點點心理學,如果你發現自己放下追求,由『無厘頭』變成『無所謂』,即係心理年齡趨老之徵兆,恕我直言,就快有賀歲片上畫之星爺,心情比你後生好多,因為佢仲有好多夢想,仲想接受挑戰。」大師兄把話題換去德高望重之張翁︰「你最有資格跟大家分享銀髮一族經驗,你究竟覺唔覺得自己已經老咗?」

  張翁有如在山上開壇說法之高人,放下手上那條春卷,說︰「甚麼挑戰我都遇過,人生挑戰係無窮無盡,不過,挑戰係可以分類。銀行偉心目中之挑戰,好似同事業成就掛鈎,安仔話自己毅然放下煩惱,做番自己,尋求真我,你估咁易做得到?所以亦算係一種挑戰。」銀行偉單刀直入問︰「你依家接受緊何種挑戰?」我真係服咗你啦,偉哥,仲使問張翁,佢老人家梗係以人老心不老,繼續吸引不同年齡群女士為人生可持續挑戰。慘得過人家喺中環征戰幾十年,身家多過我同你。

    「安仔,你唔好想過隔籬,我做人從無花心過,我一向好專注,我每次追求一個對象就心無旁騖,永遠唔會一心多用。」大家講到口乾,不覺肚餓,不如就點正餐,食完就要落山,你估真係唔使做,食西北風都過到日辰。我問銀行偉︰「你又有乜挑戰?」三句不離本行,佢話今年最大挑戰係香港樓市下行風險大增,中美貿易戰曲線進行,成行都睇得好淡,最怕飛出隻黑天鵝,咁就「窩荷」嘞。

  「你好似做報告咁,我問你人生目標,並非大市走勢,你明否?」張翁食海南雞飯,竟然叫侍應幫佢攞套刀叉,唔明,我真係唔明,呢碟海南雞明明去晒骨。「安仔,我唔食雞皮,你明唔明?」講番銀行偉之挑戰,張翁話,政治、經濟年年都有挑戰,幾時會順頭順路,樓市就好似女人做美白,曬完又白過,白番又再曬過,等如中美關係,幾時好過又幾時壞過,幾十年大家互相試探。

  「啊,又幾似大師兄呢幾十年夫妻感情。」曾幾何時,有人話中美關係有如夫妻關係,大家無最壞打算分手,但又唔想對方佔盡主導優勢,於是小吵小鬧,不時又呵番o氹番。「安仔,你都知我同你都係衰在『四仔主義』手上。」大師兄好少盡吐心中情,咖啡時間,大家用寧靜來等待他進一步交代細節。

  「當年大學畢業,最理想係在同學圈搵對象,事關以大家出去教書計,兩個人結婚每月一共加埋有萬元收入,當年買樓唔係好難,兩個大學生談一半戀愛,計算一半經濟效益,所以你可以話係經濟戀愛,又可以話係理性婚姻……」大師兄,杯咖啡苦唔苦,是不是要包糖啦?我兜番轉頭,都係唔想大師兄講落去,總之大家都明白,就有如中美夫妻關係,大家唔係百分百好冧對方,但係有難捨難分之經濟結合,大家將將就就,點到即止,我相信唔會有咁多黑天鵝。大師兄,今晚同大師嫂睇完《蓋世豪俠》就早啲瞓,Tomorrow is Another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