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鐵案是這樣煉成的:廣東省紀檢監察機關探索實踐紀法雙施

感到自豪的,不隻是關瑞華。從去年2月廣東省監委掛牌成立以來,全省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2萬餘件,處分1.6萬餘人,移送司法機關969人,無一被退查,為推進紀法貫通、法法銜接探索了路徑、積累了經驗。

履行紀檢、監察兩項職責,建立健全統一決策、一體運行的執紀執法工作機製,對於紀檢監察干部來說,是一次全新的挑戰。那麼,這一起起鐵案是怎樣煉成的?近日,本刊記者赴廣東省進行了深入采訪。

從管紀律到紀法雙施

——建立工作機製,把執紀和執法貫通起來

對於關瑞華來說,首仗並不好打。

去年2月,市監委甫一成立,就接到反映大亞灣公安局巡警二中隊指導員郭峻銘涉嫌受賄的問題線索。初核發現,郭峻銘長期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接受賄賂、通風報信,既有違紀問題也有違法行為。經過上級部門批準,市監委決定對郭峻銘采取留置措施。

但是,此案涉案人數多、案情複雜,主要涉案人郭峻銘長期在基層辦案一線,具有較強的反偵查能力。能否在法定留置期限內完成審查調查、案件審理、報批處分以及征求意見等程序,不僅是對關瑞華們紀法雙施能力的考校,也是對紀檢監察機關紀法貫通機製的檢驗。

新形勢催生新機製。廣東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省監委成立後的第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加強頂層設計,先後出台了監督執紀監察工作規程、監督執紀監察流程圖等一系列規章製度,以及75種措施使用規範文書,從線索處置、談話函詢、初步核實、審查調查等方面對工作流程進行再造,建立起統一決策、一體運行的執紀執法工作機製。

新機製給關瑞華帶來的最大感受,就是權力變小了,能力要求卻提高了。

以問題線索處置為例。以前,問題線索從受理到處置,都由一個紀檢監察室負責。改革後,所有問題線索須先彙總到案管室,根據問題性質和走向進行集體研究後,將違紀的分配給“前台”監督檢查部門,涉嫌違法的分配給“後台”審查調查部門,一案一指定、一事一授權。

隨著工作深入和情況明朗,問題線索實現動態流轉。 監督檢查部門“辦小不放大”,在紀律審查過程中,如果發現有涉嫌職務違法犯罪問題,要將線索及時“回流”至案管室重新分配;審查調查部門“辦大不放小”,在查處違法問題同時,要對違紀問題開展執紀審查,並將辦理情況通報監督檢查部門,為其全面掌握“森林”情況提供參考。

由此,隨著線索在“前、後台”的遷移,執紀和執法貫通起來。對於紀檢監察干部來說,這就要求既掌握黨內法規,也熟悉相關法律法規,統籌用好紀法“兩把尺子”。

著眼於培養一批紀法皆通的“專才”,廣東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人員安排上,堅持全機構混編,使原紀委干部和轉隸干部優勢互補,並加大業務培訓力度。惠州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郭峻銘案啟動之前,除了省里的定期培訓外,市紀委監委還對紀檢監察干部進行了刑訴法等法律業務專題輪訓,“豐厚的知識儲備,為打贏首仗奠定了堅實基礎。”

從移線索到移案件

——強化法治思維,堅持嚴格執法與“治病救人”相統一

5箱案卷、3箱會計憑證,還有“足有半人高”的視頻、物證、書證等資料,構成了郭峻銘案完整、閉合、穩固的證據鏈。關瑞華清楚地記得,為一個關鍵細節,他們提供了100多頁的情況說明。

“以前是移線索,現在是移案件”,廣東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監察體製改革之前,紀檢監察機關提供的證據,隻是作為問題線索提交給檢察機關進行證據轉化後才能起訴。現在,合署辦公的紀委監委要對違紀、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問題“一竿子插到底”,涉嫌違法犯罪部分的調查結論和收集證據將直接提交法庭,這對依紀依法進行審查調查工作提出更高要求。

圍繞把每一起案件都辦成經得起曆史和人民檢驗的鐵案這一目標,廣州市紀委監委出台涉刑談話雙錄製、市區聯合審理、全市統籌指引等8項機製13種措施,確保證據鏈“零瑕疵”;佛山市紀委監委出台案件質量終身責任製、疑難職務犯罪案件研究論證專業委員會、案件聯絡員及旁聽職務犯罪庭審等製度機製,確保案件質量達到庭審標準。

懲,是為了更好地治。作為政治機關,紀委監委做的是人的工作,在審查調查過程中,要貫通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不僅查清違紀違法問題,還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讓違紀違法者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回到正確軌道,體現我們黨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一貫方針。對此,轉隸干部、惠州市第六紀檢監察室副主任何娟深有體會。

去年6月,在查處一起國企領導人私分“小金庫”案件時,主要涉案人員成某認為自己為企業發展作出重要貢獻,理應取得更多報酬,因此對審查調查始終保持強硬的對抗態度。

就在成某被留置期間,他的母親病危住院。調查人員經過嚴格的報批手續,為成某爭取到見母親最後一面的機會。在醫院里,母親含淚叮囑他,要配合組織積極改造,早日回家。面對組織的關懷和親人的期盼,成某放聲大哭,終於認識到自己錯誤並主動要求向組織交代問題。

何娟告訴記者,那一刻,她的內心也產生了強烈震動,深刻體會到了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干部的神聖職責,“我們是執紀執法者,也是施治者,在拔爛樹的同時,更要著眼於維護森林健康,治病樹、正歪樹,做到查辦一個人、教育一片人、挽救一批人,這樣,才能不負黨和人民的重托。”

從各自為戰到協同配合

——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確保法法銜接有序高效

“郭峻銘案能在53天內高效突破,是與公安、檢察等機關協同作戰的結果”,關瑞華介紹說,從案件啟動開始,全市就成立了由監委、公安部門組成的案件追逃抓捕工作組;在案件成熟階段,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對證據固定、文書撰寫等進行指導,確保了案件的順利移送。

“辦案難,難就難在協調關系上”,廣州市紀委監委紀檢監察二室副主任呂少江感慨地說,監察體製改革之前,紀委與司法機關在反腐敗工作中職能交叉,在實踐中各自為戰,許多時候,爭取配合主要靠“刷臉”,而現在靠的是機製。

截至目前,廣東省紀委監委已出台包括法院支持配合監察體製改革試點辦理職務犯罪案件的試行辦法、檢察機關支持配合監委查辦案件工作辦法等15項製度,確保法法銜接有序高效。各地市紀檢監察機關結合實際,將之進一步細化、具體化。韶關市製定職務犯罪案件監察調查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明確市監委與司法機關在線索移送、證據把握、措施使用、審查起訴、補充調查等環節中的責任分工。佛山市建立案件聯絡員製度,要求相關部門為每個案件指派固定聯絡員,做好監察機關與審判機關、檢察機關、公安機關辦理職務犯罪案件的銜接工作。

黨對反腐敗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是法法順暢銜接的根本保證。一年來,廣東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嚴格落實雙重領導體製,主動向黨委和上級紀委監委報告地區政治生態、重要問題線索處置、重大案件查辦等情況;完善黨委主要領導對重大違紀違法案件初核、立案、留置、處置、移送司法等環節審核把關機製,把黨的領導從“結果領導”變為“全過程領導”。

聚攏五指合成拳。在各級黨委的堅強領導下,有關部門協同配合、無縫對接,不但形成了反腐敗工作合力,提升了辦案的質量和效率,也產生了巨大的輻射效應。

針對重大經濟犯罪案件,廣州市紀委監委與司法機關采取聯合辦案模式,在去年辦結的2起案件中,留置10人,逮捕80人,維護了經濟的健康發展;針對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汕頭市紀委監委與公安機關建立問題線索雙向移送機製,通過在審查調查中深挖擴線,去年向公安機關移送涉黑涉惡問題線索101條,促進了社會的和諧穩定。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