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生育率全球倒數

曾經用五個月時間,山東就生出了中國二胎的四分之一,被稱為“最愛生孩子的省份”。然而,即使是“二胎大省”也不想生了。

數據顯示,山東青島、聊城、煙台、德州等市的出生人口降幅明顯。其中,2018年,青島市1-11月出生人口下降21.1%,二孩出生數下降29%。

“山東的生育情況是全國的晴雨表,很有代表性,”山東社會科學院人口研究所所長崔樹義表示,“山東2018年出生人口數比2017年少是肯定的了,而且從目前公布的數據來看,下降幅度還不小。”

山東都“佛系”了,其他省份呢?

中國生育率到底有多低?

中國曾以人口大國而聞名,但“人口拐點”似乎正在逼近。

早在60、70年代,一對夫婦通常會生育三個以上孩子。80年代,一對夫婦通常隻生一個孩子,但仍有不少家庭寧願被罰款,也要生二胎。在他們看來,多子意味著多福。

從2014年至今,盡管生育政策開始鬆綁,從“單獨二孩”放開為“全面二孩”,中國的生育率並沒有提升太多。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單獨二孩”放開後,2014年出生人口為1687萬,比2013年增加不到50萬。 “全面二孩”放開後,2016年出生人口為1786萬,創2000年新高。但2017年,中國全年出生人口降至1723萬,比2016年少了63萬。

生育率的下降不僅發生在中國。

最近發表在英國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的一項報告,研究了從1950年到2017年各個國家的人口趨勢。

該報告指出,1950年,每個女性一生中平均生4.7個孩子。到2017年,平均生育率都減少到每名婦女生2.4個孩子。

國際上認為,2.1的總和生育率是實現和維持代際更替的基本條件。也就是說,當一個國家的總和生育率下降至2.1以下時,人口總數最終將開始萎縮。

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所長克里斯托弗·默里接受BBC采訪時說:“我們現在已經到達了這個分水嶺,世界上有一半國家的生育率低於更替水平,按這個趨勢走下去,這些國家的人口總數將會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發布的《人口與勞動綠皮書》指出,對於中國的人口而言,21世紀上半葉發生的最大的人口事件莫過於人口負增長時代的到來。

該綠皮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和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其中還提到,如果總和生育率(每個婦女平均生育子女數)一直保持在1.6,人口負增長將提前到2027年。

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到底是多少,業內專家的觀點並不統一。

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黃文政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從長遠來看,預計我國生育率隻有1.2左右,遠遠達不到1.6的水平,因此人口負增長的拐點肯定會比2027年提前。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員易富賢和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蘇劍近日聯合發文稱,2018年中國的生育率隻有1.05左右,並且中國將從2018年或2019年開始進入人口負增長時代。

恒大研究院任澤平團隊指出,如果當前生育形勢不變,中國人口將於2024年前後見頂。若生育政策調整,使生育率回升,人口見頂時間或延後至2031年。

該團隊指出,中國生育率下降速度在國際上前所未有。根據聯合國統計,1950-2015年美國總和生育率從3.3降至1.9,日本從3降至1.4,印度從5.9降至2.4,均遠小於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從6到1.6的降幅。

中國為何不愛生孩子?

盡管學者對於中國總和生育率各持己見,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中國的生育水平已經在全球倒數。

中國人為何不愛生孩子了?

在一項10萬人參與的網絡調查中,有4.9萬人投給了“一個孩子也不想要”。在“為啥不想生娃”的選項中,有6萬人投給了“養不起,不敢生”,1.9萬人選擇了“責任太大難以承擔”。

蘇劍告訴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以前中國人都喜歡生孩子,但現在年輕人都不想生了,一方面是觀念變了,一方面是生活成本太高。”

每當談及生孩子的話題時,網友總會說:是加班太少還是工作不累?是遊戲不好玩還是電視劇不好看?為什麼要生孩子?

還有一些人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敢生。

恒大研究院任澤平團隊在《中國生育報告2019》中指出,住房、教育、醫療等直接成本高是抑製生育行為的“三座大山”:

“2004-2017年,房貸收入比從17%增至44%。1998年房改以來,房價總體保持大幅上漲,給家庭撫養孩子和為子女結婚購房帶來了很大壓力。

1997-2017年,中國公立幼兒園在讀人數比例從95%降至44%。公立幼兒園供給大幅下降,許多家庭被迫選擇價格昂貴的私立幼兒園,是學前教育費用高昂的一個重要原因。

1995-2017年,居民醫療保健支出上漲22.4倍,遠超可支配收入9.2倍的漲幅。醫療費用持續上升。”

作為前車之鑒,日本的老齡化和低生育水平,不僅給該國帶來低速的經濟增長,還導致社會總儲蓄的不足。有觀點認為,日本上世紀90年代的經濟危機本質上是一場人口危機。

因此,低生育水平的國家都在鼓勵生育。 

恒大研究院任澤平團隊指出,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鼓勵生育政策體系主要涵蓋保障休假、經濟補貼、托幼服務、女性就業支持等四個方面。

其中,休假長度和生育水平相關性弱,其中原因在於延長女性休假時間與保障其就業權益存在一定矛盾;家庭福利開支比例、入托率與生育水平有一定相關,0-2歲入托率越高,生育水平越高;男女就業差距越小,生育水平也越高。

蘇劍指出,這些國家鼓勵生育的政策可以借鑒,如降低生孩子和養孩子的成本。不過,他表示,中國目前沒辦法大規模補貼生育,這會增加財政負擔。

在此背景下,有人呼籲“立即全面放開生育”。

恒大研究院任澤平團隊指出,“立即”是因為人口形勢緊迫,當前正處於第三波嬰兒潮中後期出生人口的生育窗口期。全面放開,原本不想生的人還是不會生,但一些想生三孩的人能生。

為國生娃,你願意嗎?

來源:中國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