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個黃粱美夢”

從“堅決不回”到主動投案,25小時追逃發生了什麼瀟湘晨報記者對話外逃歸國人員,還原背後的故事



吳雲在益陽市紀委監委留置點。圖/記者王歡

2018年10月29日,越南海防市。輪船汽笛從北方傳來。海鷗掠過海平面,在天空回旋一圈後又飛回來。

這是益陽市資陽區稅務局征收管理股原副股長吳雲出逃的第六天,他無心觀景。下午4點,吳雲的手機收到一條微信:你回來自首吧。發信人是他的父親。他納悶。對方又發來一條:我們是益陽市和資陽區兩級紀委監委辦案人員,你的行蹤已被我們知悉,請迷途知返,爭取寬大處理。

吳雲“五雷轟頂”。他快速敲回幾個字:不可能,給我半年時間!為了這次出逃,他前後準備了4個月,怎麼可能回去?

僅僅25個小時之後,也就是10月30日下午5點,吳雲發出最後一條信息後進入國境。一直守在口岸的辦案人員連夜開車將他帶回益陽。

“以前沒時間想一些事情,現在想明白了。家人是最重要的,也是我最愧對的。”從“堅決不回”到主動投案,25小時里發生了什麼?

2018年12月18日,益陽市紀委監委留置點,瀟湘晨報記者與吳雲、辦案人員面對面,試圖還原“25小時勸返”背後的故事和原因。

稅源科科長受賄後沉迷賭博

2018年6月8日,益陽市紀委監委通報一則消息:資陽區國家稅務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吳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消息在益陽掀起不小的波瀾。在資陽區國稅局,一些人驚駭之餘開始坐不住了。

事實上,這是益陽當時正在查處的一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窩案。其中吳立利用職權,在認定一般納稅人資格、增加申領發票額度上為不法商人大開綠燈,充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行為的“保護傘”,涉嫌受賄數額1000多萬元。

在吳立的“縱容”、保護下,資陽區國稅局一些工作人員相繼被“拉下水”。其中就包括吳雲。

吳雲回憶,2012年,他擔任資陽區國稅局稅源管理三科科長,這個科室也叫大企業稅源管理科,是稅務局“最好”的科室。剛開始,企業老板通過請吃飯、喝酒、陪玩等手段與吳雲結交,慢慢熟絡稱兄道弟,半年“鋪墊”之後,發展到用金錢賄賂。

吳雲第一次收受賄賂是2012年11月。他與某企業老板約在益陽橋南見面,對方將一個黑色塑料袋遞給他,里面是30萬元現金。吳雲和另外兩人每人分得10萬元。

此後每個月,老板們都會按時給吳雲及其同事送錢,每人每月多則十萬,少的時候也有兩三萬。這些錢,幾乎是吳雲工資的十倍數十倍。錢來得太容易,吳雲覺得“太刺激”,他“需要把這種刺激情緒轉移出去”。

2014年開始,吳雲開始沉迷賭博,老板們送的錢不夠,他又去借高利貸、透支信用卡。僅最近兩年,吳雲就輸掉了三百多萬元。去年,其父一套房子賣了150萬元,全部用來給他還債。

違紀違法暴露前外逃越南

高築的債台還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對於吳雲來說,2018年3月相當難熬。當時,吳立已被留置調查,吳雲整天“度日如年、痛苦不堪”,“感覺總有一天會輪到自己”。

銀行催債,公安機關啟動調查惡意透支信用卡行為,違紀違法事實行將暴露,這三種情況中的任何一種,都可能讓吳雲面臨法律製裁,後者尤其讓他“無法面對”。“一天也過不下去了。”吳雲說。就是在這時候,他想到了“逃”。

吳雲開始上網搜索合適的外逃地點。最終,他把目標鎖定在了越南。“那邊消費低,而且越南海防市華人多,工作機會多,容易生活下去。”吳雲說。

當時,吳雲的公務員護照已經上交,他通過網絡私刻了單位公章,偽造了舊護照丟失的證明,在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門辦了新護照。

什麼時間出去?吳雲還在考慮。2018年10月11日,資陽區監委對資陽區國稅局稅源三科原科長周小霆采取了留置措施,吳雲自知與其涉嫌共同受賄犯罪,“不能再等了”。之後,吳雲休了年假,去西安玩了幾天,同事還以為他是“出去散心”。年假結束,吳雲卻沒有出現在辦公室。

2018年10月22日淩晨3點,吳雲帶著父親借來的5000元現金,坐上從益陽開往長沙的一台黑車,三個小時後又乘高鐵前往廣西桂林。第二天,他輾轉到廣西防城港市下轄的東興市,從東興出境到了越南海防市。

正如吳雲所料,此時針對他的調查已經展開。2018年10月29日,資陽區紀委監委在掌握吳雲涉嫌嚴重職務犯罪的基本證據後,對其啟動調查。這時吳雲已經不見了。

分三路展開工作成功勸返

2018年10月29日下午4點,經上級批準,資陽區紀委監委協調公安機關對吳雲采取技術偵查措施,通過定位其手機通訊信號,發現他身在越南。

“我們第一反應感到很突然,馬上將情況報告給市紀委監委,領導立刻召開追逃工作會議,第一時間將情況上報省追逃辦。”資陽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曹萍回憶,“根據吳雲案的特點,我們確定‘勸返與追逃兩手抓’的方案。”

29日晚,資陽區紀委監委辦公大樓燈火通明。資陽區紀委監委主要負責人坐鎮指揮,成立了追逃領導小組。當晚,一組成員連夜從益陽出發,8小時後到達廣西防城港市下轄的東興市越南出境地;另一組人員走訪吳雲親友,與吳雲父親見面,做好家屬的政策宣講、心理疏導和顧慮排解等工作,希望其能主動聯系,用親情感召勸吳雲早日回國自首;最後一組人員通過微信與吳雲溝通。“一方面向其講解今年8月國家監委等五部門聯合發布的《關於敦促職務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員投案自首的公告》文件精神,對於職務犯罪案件境外的在逃人員,若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可以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另一方面,從已經歸案的職務犯罪外逃人員舉例,向吳雲講清主動投案與被強製遣返、緝捕歸案之間受處罰力度的區別。”曹萍介紹。

“通過法律威懾、政策攻心和親情感化等工作,吳雲慢慢轉變態度,最終放下抵抗心理,選擇回國。”曹萍說,這是益陽兩級監委成立以來首例成功勸返的在逃人員,彰顯了監察體製改革製度的新優勢和新戰力。

10月30日下午5點,吳雲從越南海防市入境。他被專案組成員接到,隨後連夜護送回益陽。10月31日一早,吳雲到資陽區監委投案自首。

目前,資陽區紀委監委已對其開除黨籍、建議依程序開除公職,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心聲

“接受法律處罰後就是夢醒時分”

從態度堅決“不可能回去”,到主動表示“回國自首”,這25小時里,吳雲的心態為何發生了如此大的變化?後來的采訪佐證了他對政策感召、親情感化的心理認同。

吳雲1981年出生,在益陽城區長大,是家中獨子。在談及父親時,他數次淚流滿面。他逃跑的消息隻告訴了父親,父親隻當“兒子是暫時出去避一避”。當晚,父親遞給他籌借來的5000元錢,這讓吳雲羞愧難當,“父親一輩子沒求過人,為了我,不僅賣房子,還跟人張口借錢。”父親去年動過癌症手術,吳雲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見到他的機會。

在吳雲沉迷賭博的時間里,妻子不堪忍受與他離婚。

吳雲說,有部電影叫《夏洛特煩惱》,他感覺自己就是電影里的男主角夏洛,“我做了一個黃粱美夢,等我接受完黨紀、法律的處罰出去後,就是夢醒時分了”。

來源:瀟湘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