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流感高峰期又出現公立醫院病房「爆棚」超收的現象,醫護人員工作量百上加斤。要打破公院人手不足導致更多人跳槽去私營醫療機構的惡性循環,長遠需增加培訓人才,但難救近火,短期就要放寬輸入「外援」,而且須大幅增加。

  根據醫院管理局的統計,剛過去的一個星期,幾乎所有公立醫院的內科住院病房都有超收,當中將軍澳、深水埗明愛和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超收率高達兩成,在這個高峰期,有醫院更曾超收三成。本月首星期公院加開了近一千七百張病牀,比一星期前增加了兩成,但是醫護人手沒有相應增加,不難想像他們承受的沉重壓力。

  這種超負荷現象,並非偶爾發生,反而成為常態。醫護人手短缺,導致一些醫院就算建成都沒有辦法全面投入服務。天水圍醫院最近才可以把急症室服務延長至全天候二十四小時,而全院目前只開設了一個三十二張病牀的綜合專科病房,病人情況嚴重或者病房爆滿,就要把病人移送到屯門或元朗博愛醫院。

  短缺千百計 病房難啟用

  位於東涌的北大嶼山醫院,更要把需要住院的病人送到荃灣瑪嘉烈醫院。這還未計算不設急症服務的啟德兒童醫院,至今仍未聘請到足夠的專科醫護人員。

  按照目前的醫生培訓速度和服務增長需求,當局估計最壞情況是明年全港會短缺近千名醫生,到二○三○年更短缺逾一千五百位,短缺率達一成。就算以中間數情況推算,明年醫生也會欠缺五百人。

  全港醫生本已不足,再加上私家醫院等醫療機構近年大事擴充業務,以數以倍計的薪酬向公院挖角,導致公院醫生人手特別吃緊。醫管局指上一財政年度公院醫生整體流失率是百分之五點八,但是個別專科更流失一成。

  婦產科醫生流失率嚴重,是眾所周知的,但在上一財政年度流失率在公院各專科中只排第三。排首位的是眼科,流失率達百分之十點六,原因是兩大眼科醫療集團擴充業務搶人。

  排第二位的是放射科,原因是私營體檢業務大增,需要大量醫生看X光片和掃描等寫報告,導致部分公院要由其他專科醫生看片,近來就發生三宗事故是公院醫生疑「看漏眼」,沒有留意到可能是腫瘤的相片陰影,其中有骨科醫生,目的是看病人骨頭狀況,不像放射科醫生會留意到骨頭以外的腫瘤。

  搞保護主義 對不起病人

  增加醫學生名額,是救不了近火的遠水。為了紓緩人手不足的壓力,醫管局推出增聘退休及私家醫生兼職的措施,但是只能稍為分擔工作,而醫療券所發揮的分流往私家醫生的作用亦有限,主力重擔仍然是放在公院全職醫護身上。

  公院工作負荷愈來愈重,環境日益不理想,當私營醫療機構重金挖角,就促成更多有足夠經驗的醫護人員另擇棲身之所,加劇公院人手不足的困境,反過來令更多人萌去意,形成惡性循環,並且影響到對病人的服務。

  早日解決這個結構性問題的其中一個途徑,是容許更多非本地培訓的醫生有限度在公院執業,但是醫學界的強烈保護主義心態構成很大阻力。現時有限度註冊的執業期限雖已由一年延長至三年,投入公院服務的這類醫生也「倍增」至十名,醫管局另收到約二十份初步評為合資格者的申請,但是,和五百至一千個的缺額相比,仍然是杯水車薪。

  有關方面須提高這個計畫的吸引力,包括容許這類醫生在公院服務滿三年後,毋須再經實習考核即消除其在本港執業的限制,同時以更大力度與意志克服障礙,大幅增加輸入外援的人數,藉此紓解本港「醫生荒」,這才是對照顧市民醫療需求負責任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