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本星期一公布下月起例行提高各類綜援金額,不過長者綜援的最低領取年齡就由現時的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昨日在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招來泛民和建制派議員群起批評,內容大致可分類「繞過諮詢」和「一意孤行」。

  當中最令建制派不滿的,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立法會通過的財政預算案內容,已經包括了修訂年齡資格的項目,遭建制派怒斥為「明屈」。

  每年預算案都厚達數百頁,今次爭議涉及的條文,是去年九百二十頁預算案中第七百九十七頁的其中一句,一般市民固然難以覺察,那麼議員是否看漏了而誤放政府一馬呢?

  實際情況卻並非這樣。有關計畫在上屆特首梁振英在兩年前其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已經提出,而有關安排亦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過,委員會兩個月前還通過了不具約束力的動議,反對修改領取年齡資格。

  建制曾反對 難免起怒火

  因此,議員又怎會懵懂地讓這修訂案透過預算案悄然暗渡陳倉呢?實際上,建制、泛民和自決派議員,都有就這一項目向政府提交了書面問題,甚至在預算案辯論中,亦有建制派議員發言表明對修訂長者綜援年齡資格有所保留。建制派之所以支持通過《撥款條例草案》,只是避免出現類似今天美國政府因財政「墮崖」而停擺的情況。林鄭月娥以此表示有關安排獲議員支持,建制派難免憤怒叫屈。

  實際情況是政府沒有繞過諮詢,但不夠高調,而就算在諮詢過程中受到議員反對,都堅持推行。對官員來說,長者綜援本來是退休保障的一環,但是本港與全球先進社會都面對人口老化的問題,歐洲多國每次要提高退休年齡,都因為推遲國民享受退休福利而受到普遍反對,政府只好按照自己認為應做的事「擇善固執」。

  隨着醫療進步,今天不少人已經不視六旬人士為「老人家」,長者生果金、持八達通長者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優惠,受惠年齡都定在六十五歲,連公務員退休年齡都推遲,政府統計顯示六十至六十四歲的長者就業率已經提升到四成半以上。

  宜放下身段 尋解決方案

  政府思維是:調升長者綜援年齡下限,是與其他政策保持一致,長遠可以節省開支,短期則容許現正領取長者綜援者不受影響。

  問題是這個安排剝奪了這段年齡的人士退休選擇,現時失業率低,隨處可見高齡司機和看更,但是並非所有年滿六十歲的基層人士都能夠保持工作或找到工作,沒有工作者日後領取普通綜援,月入就少約一千元,如果身體欠佳領取殘疾綜援,則要醫生證明喪失五成工作能力,才能夠獲得與長者綜援一樣的金額。

  面對建制和泛民齊聲反對,雖然法律上政府有權強硬推行這個甚具爭議的政策,但是難免影響民望及與議員的關係,特別是會削弱建制派議員日後對政府的支持。官員宜放下身段,進一步與議員和各界磋商,尋求較周全的配套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