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八十多歲高齡的醫生為女客人施行美容手術時出事,惹起了外界關注高齡醫生執業是否有限制。醫委會日前舉行會議商討,結論是醫生執業不需受年齡限制,同時不需要接受身體檢查等程序。有猛人坦言,這個結論早在預計之內,皆因醫委會近年已變成醫衞會,舉凡影響醫生利益的議題都寸步不讓,自然不會對醫生執業加以限制。

  非業界代表有異議

  香港人口老化,不少行業的從業員都高齡化,醫生行業都有同樣情況。有些有經驗的醫生雖然年事已高,卻依然獲病人捧場。據聞曾經做過議員,又是公職王的醫生梁智鴻,現時年近八十歲,依然天天看病。他在醫界有「金刀梁」稱號,現時不但為病人看病,還做外科手術,病人亦樂意繼續找他。

  然而,體質人人不同,像「金刀梁」天賦異稟,年輕時可以身兼多職,由朝忙到晚都不影響執業,並非人人做得到。同樣,醫生年紀大,是否人人可以維持水準,相信很多人都有疑問。正如日前有份參與醫委會會議的代表,看法似乎就與出來的結論不同。

  論證是「刑不上大夫」

  醫委會認為醫生執業不能設年齡限制,這個早在外界估計,但連一些檢測標準都認為不需要,解釋聽來就十分牽強。正如部分牽涉公眾安全的行業,當局都會有若干年齡或體檢上的要求或限制。醫委會的代表說醫生不同其他行業,很難有客觀標準,譬如說司機可以檢測視力或其他,醫生就不能包括。按理說,司機可以按有危險性的病症風險訂出標準,醫生一樣可以。就算醫生分科繁多,標準也可以不同。像無法檢測這樣的說詞,聽起來就是「刑不上大夫」,其他人要接受的規範,特權分子就可以不遵從。

  高齡醫生執業加以檢測,極其量只是增加了業界的不便,根本不會影響他們的執業,皆因現時醫生人手不足,醫療費用高速攀升,為了紓緩人手不足,醫管局都要徵召退休醫生入伍,何況是願者上釣的私醫市場。不過,有猛人談到醫委會今次的結論時,就直言行業規管失衡繼續,人口老化和醫療支出就有難以埋單的惡果。

  醫委會變自衞組織

  本地醫療費用遠超外地,甚至高過先進國家。猛人有親身體驗,他在外國請專科名醫做了有危險性的急症微創手術,支付的手術費多少呢?專科醫生只是收了萬多港元,最貴的麻醉師收了兩萬元左右,這樣的收費在香港,恐怕普通的割盲腸都不止,而且過時過節做急症,還有各式和樣的附加費。

  醫委會近年變成抗拒改革的利益團體,自律變成自衞。猛人話,現時私醫競相做周薪百萬的「星球人」,公院根本無力防止,難得還有幾個大教授在支撐大局。長此下去,當好醫生都流向私人部門,結果是基層難望有好醫生,中產看私醫荷包隨時榨乾,這個問題政府不面對,將來爆煲要處理已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