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市場去年表現一般,今年估計也趨於審慎,畫廊和藝博會不敢怠慢,所以新年伊始不少人還是放假心情,但是大小新展覽已陸續搶閘出場。

  經過短暫「冬眠」,各大畫廊的開年展覽資料已經排山倒海送到。翻看一下,發現兩個不同展覽藝術家的背景雖然南轅北轍,但作品竟有奇妙的共同點──藝術家同樣以繪畫形式描繪一種現實和虛擬之間、帶點童趣的奇幻世界。一位是由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的內地「六十後」女性藝術家申玲,另一位是卓納畫廊邀請的「七十後」加拿大藝術家馬賽爾.扎馬(Marcel Dzama),兩位藝術家都是首次在香港舉行個展。

  申玲的作品給筆者的第一印象是很有詩意,出現的人物、動物、植物花卉都似活在童話中,然而看似簡單的情境在嚴密和複雜的構圖下又帶來另一種視覺衝擊,像展覽其中一幅大型作品描繪一大片花叢,蝴蝶穿插其中,但細看會發現有金魚和人面,作品名為《Sleepwalking》,正是藝術家對生活、大自然萬物和自我存在、人與人關係的探索。

  扎馬和申玲一樣具有天馬行空的想像,作品中有大量童話世界和民間故事的景象,如小丑、蒙面人、各類虛構動物等,重新構造一個具有戲劇張力的世界,裏面有競爭,有暴力,充滿黑色幽默,而最吸引的是這批作品甚有香港特色──扎馬去年來過香港,從跑馬中得到不少靈感,又參考了不同年代的宣傳單張和雜誌,雖然他不懂中文,卻把中文字加入作品中,對香港朋友來說看到「連場頭馬,連場奪標」等文字應有會心微笑,另有一組紙本作品,每張作品都描繪一個蒙面人物,並配以與愛情及渴望相關的中文歌曲標題,取材自他在旅行中發現的上世紀六十年代港、台歌曲唱片,包括香港歌手李芷苓及台灣歌手姚蘇蓉等。這兩個展覽筆者都非常期待,兩家畫廊同在H Queen's內,香港地少密集,倒不一定沒有好處!

  不過,若說熱鬧,這個1月香港就不及台北了。兩位香港資深的博覽會搞手不知道是不約而同還是早有共識地去年宣布進軍台灣,並同時選擇了在1月18日到20日的周末在台北舉行博覽會。一位是曾經以《Art HK》成功打出名堂而且華麗變身成《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Art Basel HK》)的任天晉(Magnus Renfrew),經歷了短暫拍賣行工作和休息,去年宣布在台灣另起爐灶舉辦《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地點是南港展覽館,以亞洲畫廊為主,邀請了包括來自香港共九十家畫廊參與,形式大致與Art Basel相若,就連主要贊助商和宣傳隊伍也似曾相識,當然規模有所不及,但單看畫廊名單,以首屆來說已經不錯,一些香港畫廊代表不諱言參加《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是對任天晉的信任,也是對台灣市場的一次「埋身」實驗,究竟是否人氣買氣俱備實在很難估計,而且參展費不便宜,「搏一搏」的感覺十分強烈。

  另一個班子是香港《水墨藝博》的創辦人許劍龍。他似乎對水墨情有獨鍾,台北的新藝博也是主打水墨藝術的《水墨現場》。許劍龍解釋水墨是東方文化的重要資產,藝博會和其他的活動將有助整合各地水墨文化資源,在國際層面推動水墨文化的發展。參與畫廊有三十家,現場另有兩個專題展覽:《大師之道》和《台灣烏龍畫派》,選址在台北花博公園內,大會特別邀請了建築師以中國園林為藍本設計現場,以求營造更適合欣賞水墨藝術的氛圍,看圖片頗為吸引,也許能夠打破其他藝博展位形式的規範。

  《水墨現場》聚焦一個範圍,與《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全面進攻當代藝術的策略全然不同,同時舉行雖不免競爭,但也許能吸引不同的收藏家群體;香港的《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和《Art Central》定位相若,競爭激烈得多。不過,兩個大型藝博會在台北同時舉行,與香港比較,客觀環境分別很大。最近十年香港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藝術市場之一,台灣雖然有深厚的學術、創作與收藏傳統,市場發展卻停滯不前,《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是亞洲最具歷史的當代藝博會,可是近年門庭冷落,幾乎被批評得體無完膚,一方面是主辦單位不力,一方面是香港的急速發展,此消彼長下台灣當代藝術市場顯得相當疲弱,國際拍賣行接近放棄,除了預展和基本的客戶服務,在台灣幾乎銷聲匿迹。在這個市場氣氛下,兩位過江龍是否可以扭轉局勢?香港的藝術專業管理水平在台灣會否充分發揮,為台灣藝博會市場注入新的動力,還是會水土不服?香港人主導的藝博會是否能迎合台灣收藏家的取向和實力?這些問題不僅是參與的畫廊和藝博會主辦方,相信藝術媒體和愛好者也十分關注。1月的台北,將會十分熱鬧!

文:蘇媛 圖: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卓納畫廊、《水墨現場》

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