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凡夫(MH), 盡本分、順自然、見真心、修正道!

  神劇《彌賽亞》是十七世紀巴洛克時期,移居英國的德國作曲家韓德爾(G.F. Handel)的不朽傳世之作,《彌賽亞》就是「救世主」之意,整部作品敍述作為人類救世主的耶穌基督從預言、誕生,到受苦復活,最後榮耀得勝的一生。為此,每年復活節和聖誕節前後,便成為世界各地音樂舞台上常演的曲目。

  在現今社會,更有不少人將期待彌賽亞來臨作為送舊迎新的盼望,神劇《彌賽亞》的精神內涵就變得更廣泛,跨越了宗教和時空了。香港聖樂團十二月十六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的聖誕音樂會選唱神劇《彌賽亞》的設計,許多地方都很不一樣,背後既包含了送舊迎新,與眾同樂,亦隱合了將《彌賽亞》的精神內涵跨越出去之意。

  英國當代大指揮家沙貞特爵士(Sir Malcolm Sargent,一八九五年至一九六七年)稱神劇《彌賽亞》是他音樂上的「聖經」,他曾說:「要正確演出《彌賽亞》是最難之事,《彌賽亞》之演出,可能較演出莎士比亞的作品更為困難,因為韓德爾在二十四日中作出如此大的曲子,其原譜共有三百五十四頁,而原譜中並無任何關於強弱、速度等之指示,且神的靈啟示又是那麼的奧秘。要演得成功,只有靠神的力量幫助方能達到。」

  這位大指揮家的說法,便似乎將《彌賽亞》這部作品大大「神化」了,其實韓德爾的神劇,特點便在於加上了人的感情,該曲的旋律創作,更處處考慮到人聲的特點,不僅旋律與英語歌詞結合優美動聽,更能讓歌者在一種合乎人性的自然條件下,舒適地唱詠出來,確可說是西方合唱藝術的瑰寶。

  香港聖樂團以演唱聖樂為主,演唱《彌賽亞》更成為傳統。一九五六年成立當年的十月,就由黃明東指揮演出《彌賽亞》,而黃飛然出掌香港聖樂團指揮期間(一九五九年至一九七五年),先後於一九六〇年、一九六六年、一九七〇年及一九七一年公演過五次。香港聖樂團不僅在香港演唱《彌賽亞》,一九八一年(黃永熙指揮)和一九九四年(黃飛然指揮)兩度訪問上海,一九九二年在陳永華指揮下,聯同香港小交響樂團訪問廈門,都演出這部傑作。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到台灣登台,與台灣省交響樂團在基隆、宜蘭、嘉義、台中,由陳澄雄指揮作巡迴演唱,同樣演唱了《彌賽亞》,此外還在深圳、廣州、溫哥華都演出過,看來香港聖樂團很有可能是於兩岸三地均演唱過這部偉大作品的首個合唱團,但無論如何,香港聖樂團公開演唱《彌賽亞》至今已約有四十次了。

  香港聖樂團今次演唱《彌賽亞》的設計,有好幾點和過去不一樣之處。首先是這次演唱,除了邀來合作多年的聖公會林護紀念中學混聲合唱團助陣,更公開接受購票觀眾參與,一齊演唱其中四首大合唱曲,突出在送舊迎新之時,與眾同樂之意。結果有五十五位觀眾(其中一位是德國的專業男高音Thorsten Terweiden)與八十人的「林護」小歌手一齊坐到舞台後面的合唱席上一齊演唱。

  另一方面,香港聖樂團除了邀請舊團員參與,另邀請了香港新青年合唱團助陣,合共人數已過百(一百零三人),再加上香港弦樂團三十位樂師(包括古鍵琴和管風琴)、六位獨唱家和執棒的陳永華,合共便有二百七十六人!這未知會否是在香港演唱《彌賽亞》的一個紀錄,陣容之鼎盛,人數之眾多,確是近年少見。

  就獨唱者而言,並非四位,而是六位,除了陳晃相(男低音)和饒嵐(女高音)這雙樂壇鴛侶,還有他們兩人的四位高足,能出現夫妻檔師徒六人同台同唱《彌賽亞》此一少見場面,那亦有很不一樣的安排:下半場女低音吳美智和陳晃相相繼退場,改由假聲男高音盧柏年與男中音胡永正上場,只有饒嵐與男高音黃加恩唱足全場。同時,下半場開始的第38曲《佳美的腳》,和《彌賽亞》第三部分第52曲《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這兩首女高音詠歎調,便改由盧柏年以假聲男高音清亮明麗的聲音唱出,那可是足以媲美女高音音色的歌聲。

  至於胡永正則以男中音演唱了原由男低音演唱的三首詠歎調,第40曲《神對那個天使說》,第47曲《看哪!我把一件奧秘的事告訴你們》,和第48曲《號角吹響》,也就是說,兩位老師作出「犧牲」,才能成就這次六位師徒同場演唱《彌賽亞》的機會。

  香港聖樂團這場《彌賽亞》音樂會,更不一樣的是,最後還安排了全場觀眾齊唱三首聖誕歌曲,以與眾同樂的方式來結束。但陳永華只指揮最後一曲。首先被邀上台指揮《普世歡騰》的徐丌,卻只有六歲,小棒在他手中可揮得有板有眼呢。接着從合唱團中走出來指揮《齊來,宗主聖徒》的卻是二〇一八年元旦出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的段崇智教授。段校長是香港聖樂團一九六六年至一九六九年的團員,後赴笈美國,還參加過波士頓交響樂團合唱團,在小澤征爾棒下演唱過。當年加入香港聖樂團他仍是中學生,看來今日他對音樂的熱情初心仍在,才會有當晚現任大學校長上台與觀眾同唱的場面出現呢!

  或許,這場很多不一樣,且創下人數紀錄的《彌賽亞》聖誕音樂會,仍有些藝術上的沙石,難得的是人人投入,幾位獨唱家唱來更是感情變化細膩。不過,這次只是選唱《彌賽亞》的選段,有點遺憾,全曲五十三首只唱了三十八首,不僅沒有奏《序曲》及間奏的《田園交響曲》,選唱主要仍是第一部分《預言與誕生》共十八首,而第二部分《受難與得勝》亦只唱了十三首,這既配合聖誕節,同時如唱全曲,時間太長了,亦難安排最後與眾同樂的齊唱聖誕歌了。

  為此,期待香港聖樂團有機會演出全曲,而且採用當年一七四二年四月十三日由韓德爾指揮在都柏林首演時的編制,合唱團僅有二十人、樂隊三十人,另加管風琴、獨唱家,合共不到六十人的陣容,當可補今次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