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休假後返港,終於打破緘默,開腔就UGL案解畫,而結果與預期差不多,就是解畫歸解畫,不接受的依然不接受。說到底,UGL案充滿政治考慮,有些人無論怎樣解釋,他們都不會接受。

  避重就輕挑骨頭

  鄭若驊日前就UGL案解畫,但有一些民權大狀字斟句酌、咬文嚼字,在個別字眼上挑骨頭,質疑一番,這個情況是預期之內。反正鄭若驊保持緘默,就會被指迴避不解釋,只要開腔解畫,有一、兩個字眼是他們認為有問題,就會大做文章。

  回看今次鄭若驊的說法,在UGL案中,她作為律政司自然會按法律及證據辦事,在作出是否檢控的決定時,亦沒有利益關係或需要避嫌之處。在此情況下,她有信心自行作出判斷,就決定毋須外判工作,尋求其他法律意見。由於她認為案件沒有足夠證據,亦沒有足夠勝算,最後決定不作出檢控。

  對於鄭若驊指今次處理UGL案不涉及利益衝突,有些人指,過去很多案件涉及政府官員或律政署人員,都會外判案件,尋求獨立法律意見。這些決定都是按當時情況,由不同司長作出個人決定。如果說必須這樣做,那就成了指引,根本毋須司長決定。

  根本無利益衝突

  鄭若驊今次開腔解畫,直言自己沒有利益衝突,言下意思很易理解。梁振英是上屆特首,今屆政府是新班子上場,她在履任前已知有案件,本人與梁振英並無私交,她亦不是由梁振英任命。既然自己是新加入政府,實在看不出自己與梁振英有甚麼利益或個人關係。在此情況下,為甚麼非要將檢控的責任外判呢?當然,若涉及利益衝突,委任第三者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感覺上是比較公正、獨立,但若然每次敏感案件都要外判,倒不如訂定明文制度,何必讓律政司司長決定?

  鄭若驊認為自己並沒有利益衝突,外界亦說不出有利益衝突,為何她不能作出判斷。鄭若驊解畫後有人字斟句酌,偏偏在重心問題上避而不談,由此可見這些政治事件,始終是按着既有說法和立場作出評論,根本不可能成功說服。

  法理上的爭論難以休止,外界比較關注的有人建議是否重新展開程序,委任外判律師,以釋爭論。很明顯,這個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的做法,有理無理首先等同承認當日做法有誤,讓人倒打一耙。經此一役,律政司的權威大受影響,檢控權變成讓外界把持,壞處顯而易見。至於此舉能否息爭,檢控與否及勝負如何,提議者不需承擔責任,好處就難以見到。

  搓圓㩒扁有得講

  律政司司長解畫後,有法律學者和大狀出來月旦一番,儼然自己就如法官,做了裁判的工作。曾經打過官司的人都可能有經驗,一旦有官司要找大狀,若然是被告一方,大狀必然力陳入罪的危險有多大;相反,若然是告人一方,大狀又會分析未必一定會告贏。大狀搓圓㩒扁都可以說出一番道理,聽落「似層層」,說到底就是想控制與訟人的期望,官司沒有必贏的道理,所以官司永遠有得打,才會有收人天價的大狀。現在這些法律學者或大狀出來指指點點,扮演法官的角色,說的只是自己的意見而不是絕對的真理。正如有些法律學者或大狀經常批評其他人不尊重法治,但自己喜歡時則可以天天發文上電台指指點點。其實,他們只不過是發表意見,沒有法律權力,也未經嚴謹的司法驗證。律政司司長是法界中人,對此應該見怪不怪,會否接納這些建議亦可想過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