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聖誕節翌日,維權律師王全璋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昨日上午在天津不公開開庭受審。起訴書稱王全璋曾接受境外資金,在國內培訓「赤腳律師」、「扶植對抗力量」。王的代理律師則反駁指控是「顛倒黑白」,污衊法律允許的中外法律事務合作。王全璋被關押三年半至今未見到親屬,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備受海內外關注。

  現年四十二歲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在二〇一五年七月九日開始的大規模抓捕中被捕,去年被天津市檢察院起訴「顛覆國家政權罪」。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昨日下午公告稱,因涉及國家秘密,法院依法決定不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將擇期宣判。

  據網絡曝光的起訴書,被告犯罪事實包括「長期受反華勢力滲透」,與瑞典人權活動者彼得·達林二〇〇九年在香港註冊公司,接受境外組織提供的資金,在中國各地組織對「赤腳律師」培訓,「傳授與政府對抗的方法、技巧,扶植對抗力量」。

  二〇一四年王全璋在黑龍江三江七星看守所參與靜坐示威、煽動網民,「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對抗國家政權機關」。以及二〇一三年至一四年在代理三宗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案件時,多次在網上攻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

  而王全璋的代理律師則在辯護詞中指出,以上指控是「混淆是否、顛倒黑白」,把法律允許律師從事的中外法律事務合作、律師依法監督和投訴,污衊成顛覆國家政權。

  為爭取見到王全璋,其妻子李文足和另一名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昨日清晨五點從北京寓所出發,試圖到天津聽審,但被大批堵在家門外的國保人員阻擋。李文足在隨後發出的網絡信息中稱,國保人員一直在圍堵兩人,說:「我送你去,坐我們的車!」她反駁說:「我不會坐你們的車!就算不公開審理,家屬也有權利旁聽!」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昨日上午開庭前到達了天津第二中院附近。現場有大量記者以及駐華外交官員被擋在法院門外。不少人權活動者大喊支持王全璋的口號,被警察和便衣人員帶走。今年被拘留的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昨天也到法院門口,但被公安帶往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