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由多個機構支持贊助完成,包括大學、武術團體和民間研究學會,通過舞麒麟這個古老習俗,認識中國社會結構、武術文化,以及客家人歷史。

  有一位外國朋友,問我關於「中國獨角獸」的故事,當時我一片迷惘,甚麼是Chinese Unicorn?獨角獸是一隻會飛的馬,更有可能是犀牛,中國哪有這種奇禽異獸,後來始弄明白,外國人認為麒麟就是我們的「國產獨角獸」。這裏無意來個中西跨文化神話比較,其實我只想知究竟麒麟是甚麼。早於春秋戰國的上古年代就有史冊記載麒麟,但至今也沒有一個完全定論。麒麟有角,這是肯定的,不過它從何而來,不同朝代有不同說法,比較靠譜的是麒麟因龍而誕生。麒麟有龍的直接血統,同時具有幾種動物的特徵,通常描述為「麇身、牛尾、鹿蹄、馬背」。宋代有人再添加細節,稱麒麟是「馬足、黃色、圓蹄、角端有肉、有翼能飛」,還有是「鱗甲遍體」的。

  麒麟是中國具有最多物種於一身的神獸,其特異風格令它更添尊貴,更重要的是麒麟不會傷害人,因此中國歷代文人、史家都認定麒麟是「仁獸」。客家人最崇拜麒麟,視它為其群體的象徵。客家人早年過着顛沛流離的日子,為避戰亂和尋找生計,他們從中原流入不同地方,為了讓後人不忘故土與根源,同時團結起來對抗外來欺壓,所以客家人重視武術訓練。舞麒麟集合練武、社群認同及宗教風俗等等功能。

  看到這裏,我這個客家人終於對自己文化有了一個基本認識。不錯,我是客家人!小時候去大埔親戚家中過一個甚麼的大節日,看過村中的客家兄弟舞麒麟,但生活於市區的我,既不知其源流,也從無機會學習客家武術,連看舞麒麟的機會,也只有三數次。那次大埔之行,印象更深的是首次接觸到神功和問米,回到學校,我被同學指為「吹水」的大話精,其實他們見識少而已。本書告訴我,客家村流行神功,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承傳項目。「神功並不是一門容易掌握的技藝,要懂得寫符請神,在不同場合要使用不同的符。」有位被訪的舞麒麟師傅少年時學習舞麒麟,因而順道學神功,不過,更普遍的是同時學習跌打醫術。

  關於客家人南遷的事,外國學者以Great Journey來形容這個艱苦旅程。由於沿途環境險惡,所以客家舞麒麟的意義主要為「消災解難,鎮煞驚邪」。麒麟被我們客家人視為守護神︰「天災人禍是破壞平安的一種形式,妖魔鬼怪則是另一種破壞平安的形式……從前客家人到達新的聚居點,需要舞麒麟至村中每一個角落,這是為了潔淨地方,驅走妖魔鬼怪。」

  麒麟之所以能保護我們,並且為我們潔淨地方,是合了道教的教義,開光是其中一環︰「麒麟開光即是麒麟誕生。」這個儀式有神秘的一面︰「開光儀式的時間、地點、參與人,均要遵守不少禁忌、規矩。」有甚麼禁忌?主持開光的往往是懂得神功的師傅,「因為麒麟開光時,要請天上神靈下凡見證,所以必須有神功溝通天界、人界。」開光的日子不能與自己的生辰八字相沖之外,有趣的是開光前一天,主持不能親近女色。其次,儀式過程中,女性、孩子要迴避,確保進行順利。

  隨着香港都市化的發展,麒麟這神獸面對環境的劇烈變遷,顯得愈來愈沉寂。鄧觀華師傅說︰「沒人願意學(舞麒麟)。2010年前,曾經教授舞麒麟一段時間,後來無法繼續,沒人有興趣學習。」鄧師傳對當日「散Band」(指舞麒麟班解散)的情況,依然覺得心酸。我對此深同感受,亦理解今時今日的後生仔,除了有心機一大班男男女女傾下偈,又或者一個人獨自上網連絡隊友「食番幾鋪雞」——電玩《絕地求生》,當剩下最後一名玩家生存,遊戲回合結束之際,畫面顯示「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的字幕,故遊戲者以「食雞」代稱這個遊戲——之外,實在好難要求他們一星期抽兩個小時舞麒麟。

  另一方面,我們的年輕人已經難以想像Great Journey的凶險旅程。在過去危機四伏、險象環生的日子,麒麟愈見精神抖擻,可是今天香港貴為「安全城市」,繁榮安定,麒麟反而步入式微,這算不算是一種幸福的諷刺?幸好,麒麟是仁獸,它會體諒我們的。舞麒麟,大家隨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