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省級廣播電台台長竟然涉黑!

今天的話題,從兩個廳官說起:

11月29日,湖南省綜治辦原主任周符波(正廳級)被公訴。

12月5日,內蒙古廣播電視台原黨委書記、台長趙春濤(正廳級)被檢察院決定逮捕。

這兩名廳官的一個共同點是,都涉及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沒錯,是“保護傘”!

提到保護傘,自從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以來,不少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被查,但廳級“保護傘”,並不常見。

從記者到台長

先來看一下趙春濤。

趙春濤,1962年2月出生,今年56歲,內蒙古涼城縣人,是從基層一步步鍛煉上去的,早年曾擔任內蒙古電視台技術外錄組技術員、內蒙古電視台新聞部記者、內蒙古電視台新聞部錄製科科長、內蒙古電視台台長助理、內蒙古電視台副台長等。



2010年9月,擔任了8年內蒙古廣播電影電視局副局長的趙春濤履新內蒙古電視台台長,2014年1月任內蒙古廣播電視台台長,今年8月21日,趙春濤落馬。

據最高檢的消息,趙春濤涉嫌多個罪名——受賄罪、單位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故意傷害罪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故意傷害罪”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在一個廳官身上出現並不常見。

刑法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包庇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或者縱容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趙春濤之前,還有一個廳官涉上述罪名——湖南省綜治辦原主任周符波。

中紀委反面典型

“參與封建迷信活動由來已久,看八字算命、看風水算卦,什麼都信,就在出事前兩天,還去了一趟四川峨眉山,祈求神靈助我渡過難關。”周符波在懺悔錄中說。

不過,再懺悔也沒用了。

周符波落馬是2017年3月1日,2017年6月23日被雙開,2018年11月29日周符波被檢方公訴。從落馬到被公訴,周符波案已經“走”了快兩年了。

在周符波等待公訴的日子里,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鬥爭打響。

今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通知提到,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這則通知提到,深挖黑惡勢力“保護傘”。

2月2日,兩高、公安部、司法部聯合下發通告,明確“對於為黑惡勢力違法犯罪人員充當‘保護傘’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將堅決依法依紀查處,不管涉及誰,都要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周符波也未能幸免,在被起訴時,檢方指控他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這個罪名在去年周符波被雙開時並未提及。

就在今年10月10日,中央紀委公開曝光五起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典型案例,周符波是其中級別最高的“保護傘”:

2014年12月,長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稅罪、非法經營罪對涉黑犯罪團夥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偵查。為此,文烈宏多次找時任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廳長周符波請求關照(周因經常在文烈宏開設的賭場賭博而相識)。

2015年上半年,周符波違規指示長沙市公安局暫緩偵查,並出面協調文烈宏與舉報人的關系。後長沙市公安局作出撤案決定。

長沙市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單大勇違規與案件當事人文烈宏接觸,向其通風報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文烈宏涉黑犯罪團夥充當“保護傘”並收受巨額財物。

院長跳樓自殺背後

周符波為什麼要充當文烈宏的保護傘?

△文烈宏

此前有報道稱,周符波擔任邵陽市副市長時,就迷上了賭博,常常是周五從邵陽回長沙,就直奔賭博場所,跟文烈宏等一直賭到周日晚才回邵陽上班,在牌桌上奮戰兩天兩晚,最多的一次輸了200多萬元。

輸了錢,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貸。當上公安廳領導後,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額的本金一直沒法還,所以乖乖地成了文烈宏的黑惡勢力保護傘。

在周符波被公訴前兩個月(2018年9月20日),文烈宏等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案被檢方提起公訴。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已經差不多快一年了,打擊“保護傘”是其中的題中要義。

今年的一個感覺是,伴隨高層文件的下達,一些“保護傘”也漸次浮出水面。通過以往的報道我們不難發現,不少政法系統、基層村干部充當了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比如,在中央下發通知後沒幾天,在廊坊市有一人跳樓自殺,並留下了絕筆信。

2018年1月27日,廊坊市城南醫院院長張毅跳樓自殺,留下絕筆信控訴與其合作創辦該醫院的合作方——廊坊市安次區人大代表、楊稅務鄉北小營村村民楊玉忠,對其實施暴力威脅等涉嫌違法犯罪行為。

該案是河北掃黑除惡第一案,中央巡視組將此案列為重點督辦案件,中央、省、市有關領導相繼作出批示。

據《中國紀檢監察雜誌》披露,河北省紀委監委領導曾到廊坊市督導專案工作,提出“既要查‘經濟發家史’,也要查‘政治發展史’,徹底揪出其背後的‘保護傘’”。

據報道,專案組調出了涉及北小營村拆遷和城南醫院張毅案的全部警情,逐一拉出主辦人、辦案人、審批人清單,挖出多起接案不受、違規辦案等問題。

“如2018年8月24日,楊玉忠指使社會人員趙某某、劉某某向城南醫院副院長邢士江索要醫師注冊密碼,發生爭執後將邢士江打傷,楊稅務鄉派出所出警後始終未立案。再如,北小營村部分村民遭遇暴力拆遷後向楊稅務鄉派出所報案,也未得到及時處理。”

最終,27名縱容包庇、間接助長楊玉忠涉黑團夥的黨政干部受到黨紀政務處分或組織處理,7人被移送審查起訴。

但一個事實是,“保護傘”不僅僅在基層。

廳級“保護傘”被查,可能是個信號。

來源:政知道   作者:孟亞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