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關係波譎雲詭,正當「習特會」傳出一個框架協議後,大家以為可以唞一唞,但加拿大當局突然採取行動,拘捕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女兒孟晚舟,指她涉及違反美國伊朗制裁禁令。

  忽爆孟晚舟事件

  美國與伊朗的關係變幻萬千,早前美國宣布退出伊朗核問題協議,重啟對伊朗制裁,涉及金融、金屬、礦產、汽車及能源領域。先不說美國制裁伊朗經常彈弓手,一方面要求大家制裁,但另一方面卻放寬一些國家可以向伊朗買石油,關稅更任美國自己訂定。今次加拿大應美國要求拘捕孟晚舟,觸發內地強烈反應,這個結果多少在預料之內。對一向講求人權的加拿大而言,此舉也不尋常。早前美加就貿易談判達成框架協議,外界質疑美國把其監管權加諸加國乳業之上,同時對該國對外貿易有權干預。從這些迹象加上,今次事件不能不令人懷疑美國的「長臂」已經伸得更長更有力。

  美國出招毋須講規矩,看中美貿易戰的套路,一方面暫停施加新的關稅措施,另一方面就部署打壓個別中國企業。從時間上看,美國有可能是在習特會前已向加拿大發出通知,若然如此,等如是無論談判結果如何,拉人都事在必行,反映對中國興起的科技公司施以強棒出擊,是貿戰以外另一手的殺着。中國對於美國的進襲不能坐視,兩者關係就如外界所料,繼續暗湧不斷。

  華為在芸芸科技公司中算標兵,尤其是在手機及5G範疇上,華為的手機已可力撼蘋果,基站建設較為領先,所以美國頻頻出招,以網絡安全為由游說西方政府不要使用華為設施。從近日針對華為的連串行動,令人懷疑指孟晚舟違反對伊朗制裁的背後,兩國在新產業上的競爭,才是真正引發摩擦的關鍵。

  郭榮鏗處境最危

  正當中美經貿關係繃緊,有香港非建制派政治人物,到了美國,而且不止一團,而是有三團之多,分別是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公民黨的郭榮鏗和民主黨的涂謹申。對於非建制派赴美,不但建制派非常不滿,聽聞特區政府亦暗暗抹一把汗,擔心搞出了事先自己都未必預計到的嚴重後果。

  在這三組人中,黃之鋒是反對派,立場清楚,影響應該有限。涂謹申採取低調的私人行程,加上其老練經驗,進退彈性較大。處境最危險的是郭榮鏗,因為他到底是議員身分,行程曝光後,以其非建制身分,行程中的言論會否成為美國向中國發難的棋子呢?

  郭榮鏗等赴美游說之際,正是「習特會」前,當時港府官員擔心若然「習特會」破裂,他們的言論可能會成為向香港開火的重炮彈藥。後來「習特會」達成框架協議,未有將行動升級,似乎大家可以鬆一口氣。不過,他們的發言會否存檔,在九十日後組裝成貿戰炮彈還未可料。現在突然又爆出華為事件,訪美之行凶險程度似乎遠超想像。

  「事實」可任人演繹

  郭榮鏗似乎慢慢也意識,到美國去有可能變害港。他最近頻頻向外界表示此行是想幫香港,以民間代表身分說出香港實況,游說美國不要改變香港地位。郭榮鏗的表現,有可能是因為行程已惹起批評,所以先穿上避彈衣。不過,官員最擔心不是這個,因為最凶險的還是與美國官員接觸。郭榮鏗既然要說出與官方不同的實況,自然要有點不同的版本,版本的差異多數不會向好的發展。差異當中的負面材料,就有讓人演繹的空間。過去曾經有經驗是在美國政府的文件中,內容相近的幾個段落,稍為調動排列次序,出來的政治效果已有霄壤之別。郭榮鏗認為自己要說實話,無論如何要有點批判性,出來的效果如何,就是無法掌握的風險所在。

  中美關係處於鬥而未破凶險狀態,關係極不穩定,香港置身其中,本來不宜有任何異動,但一些政圈中人,卻不甘寂寞要淌上這個渾水。他們的言行今日不出事,不代表明日或將來不會出事。一旦出事,自己遭受千夫所指,香港須付出嚴重代價。這些人玩火,未知他們是否知道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