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馬欣三藩市報道)三藩市市參事會章則委員會周三舉行聽證會,討論第九區市參事盧凱莉(Hillary Ronen)今年7月提出的獨立屋業主漲租超過市場價,租客可以以騷擾罪名起訴業主的提案。市參事盧凱莉、余鼎昂出席會議。在三藩市優質社區聯盟的組織下,多名華裔獨立屋業主到場表示反對。

華裔劉太太向市參事陳情說,「已經有很多法律保護租戶,業主也是人,工作很辛苦才買下一個小房子,物業稅都交不起了,退休金幾年都沒漲了,但是物業稅年年漲,請你們保護好所有的三藩市市民,而不只是租戶。」

三藩市優質社區聯盟的發言人王運(Wendy)表示:「我們理解雙方的難處,實際上我們聽取了很多業主的意見。」她指出,11月選舉中旨在讓各地方縣市自行決定租管法律的加州10號提案雖然沒有通過,但是現在的這個提案是變形的租金管控,變成一旦業主漲租,租客就以用騷擾罪名起訴,法律不應只站在租戶那邊,業主也是很辛苦的。她認為該提案不適用在獨立屋上。

業主王太太描述個人經歷說,她是超過65歲的業主,有殘疾不能工作,收入有限,如果單靠殘疾人退休金,根本無法供房,連物業稅還要找孩子幫忙,把房子出租是希望多一份可以養家的收入。市參事應該考慮雙方的利益,不能一邊倒。她說,「我們出租房子的時候是有合同的,什麼時間入住和離開都約定的很清楚,租戶不應該再浪費時間爭論他是否應該搬走的問題,尊重合同就好。」

她還指出,現在很多租客以低於市場價的租金佔著房子不走,造成雙方對立,相信會使很多業主退出租賃市場,這樣會使三藩市的租客沒有房子可租。比如早前有租客起訴業主賠償1440萬的案例,業主已經是長者,長時間的訴訟對其健康造成了很大困擾。

獨立屋業主高阿姨稱,她與丈夫一天工作10個小時,攢首付買了一間總價100萬出頭的屋,但因租戶不交房租,無法還銀行的月供,現在破產了,銀行收回了房子,什麼都沒了。她說「我希望市參事公正對待租貸雙方,其實租戶是有錢的,他們是在濫用法律。」

現場也有來自租戶的不同聲音,Linda在三藩市的米慎區租住了13年,她說:「住的是一棟兩單位建築的其中一個單位,正是因為有租金管制我才能留在這個城市。今天3月房東告訴我,房租將要從2400多元上漲到5600元,漲了兩倍還多,他說這個房子將要改成獨立屋,不受租金管制。我花了七個月的時間打贏了官司,等待他把我多付的租金退回。但是等來的是,他把兩個住房單位中間的門拆掉了,堅持說房子已經變成了獨立屋。我現在已經沒有錢支付下個月的房租,將在新年的一月變成無家者。我該怎麼辦?再花七個月打官司嗎?」

規則委員會決定將繼續討論提案有關騷擾的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