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療服務人手不足日趨嚴重,《星島日報》昨日報道,公立醫院眼科醫生出現逃亡潮。有醫學院權威人士預言,未來香港輸入醫生已是無可避免,至於輸入醫生是否終極解決問題的方法,仍很值得思考。

  老化加內需難應付

  近年大批公營醫療機構的醫生流向私家醫院,導致公營醫療服務惡化。以眼科為例,九龍東聯網眼科專科輪候時間長逾三年,最長輪候時間達一百六十九周。雖然這些病症並非緊急,但一個病症拖延三年,病人始終感到不舒服。在輪候的過程中會否惡化,引致須投入更多資源,以及危害病人健康,問題顯而易見。

  公立醫院醫生大逃亡,外界歸咎醫護人手不足。齊秀峰跟醫學院的猛人傾起,對方說得直截了當,情況已經無得傾,必須直接輸入外來醫生,才能解決問題。猛人說法十分簡單,香港人口老化,加上內地對醫療服務的需求,無論香港怎樣訓練醫生,都不可能應付,唯一方法是吸納外來人才。

  本地培訓無法足夠

  本地不能培訓足夠人才,眾所周知,醫學界對於引進外來醫生視為禁忌。雖然香港理論上可以輸入外來醫生,實際操作卻是門檻重重,有等如無。即使是香港人,在外地大學醫科畢業,回流香港行醫幾乎是重新再讀,所以香港輸入外來醫生的人數極低。香港醫學界表示自己沒有保護主義,從數字看來卻已說明一切,究竟有多少外來醫生來港執業,輸入人才的困難可見一斑。

  醫學院猛人認為必須打開醫學院大門,引進醫生,實際上能否做到是另一回事。首先,在法律和門檻方面,醫生明白關注業界利益,政府若然要引進外來醫生,只要計畫及商議好各種安排,相信可獲建制派支持。近年醫學界傾向與非建制派合作,站在政府的對立面,以利抵抗引進醫生。

  私強公弱恐成積習

  輸入外來醫生的日程不斷拖延,最後即使可引入,但在曠日持久的情況下,公私營醫療系統失衡會日益嚴重。當私立醫院不斷擴展,日後市民或變成人人都要看私家醫生。當積習已成,向私醫傾斜,能否扭轉?如果醫療費用已大幅上升,政府又能否再支撐?私強公弱的醫療體系慢慢積習甚深,如何才能打破,對日漸老化的香港社會,將成為民生福祉一大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