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隨著內地具規模的國企早已來港上市,近幾年來港集資的主力,便落在民企身上,可是個別民企帳目不清,業務真假成疑,導致市場亂像橫生,甚至公司主席捲款失蹤,各類「爆煲」個案接連出現,為本港股市質素帶來負面影響,市場人士估計在內地經濟放緩下,明年恐有更多民企出事。香港股市受惠內地企業及資金登陸,但亦要為此負上一定代價!

  今年接連有民企老闆與公司失去聯絡,股價大幅插水的個案,嚇怕不少投資者。過去一年「老闆不見了」事件,包括藍鼎國際(582)主席仰智慧(現已復職)、海藍控股(2278)前主席楊敏。

  仰智慧在失蹤三個多月之後,公司突然發出通告,表示他可以恢復履行其主席職務,而缺勤是因為要協助中國有關部門的調查工作。至於瑞年國際(2010)亦無法與公司主席王福才聯絡,原因是他遭無錫市公安「施行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類似的還有天喔國際(1219)前主席林建華,公司通告指他正協助內地部門調查。

  早前成為全城焦點的,還有中國環保科技(646)主要股東李亮,他因一宗假身分證案被捕之後,竟然在瑪麗醫院拆除假天花越押逃亡,其公司股價單日暴跌近五成,宛如電影情節,可歎小股民受其連累而有損失!

  民企老闆頻頻出事,相信與內地銀根抽緊,導致民企資金鏈斷裂,令到各種違規操作曝光有關。立信德豪會計師事務所董事林鴻恩指出,內地自推行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增長迅速,再加上以往融資很容易,造就了一批作風過分進取的民營企業家,他們拼命擴充業務爭奪市場,即使「十個煲得九個蓋」也在所不惜。當內地經濟增長放緩,市場資金抽緊,部分周轉不靈的民企及其大股東便即時陷入危機。

  林鴻恩表示,有些早年發迹的民企老闆,對企業管治認識不足,沒有把上市公司與私人公司的業務分開,常見的違規做法,是以上市公司的資產,擔保私人公司的債務,變相把私人債務「塞落」上市公司。有些民企老闆最初可能只想利用上市公司資產暫時解燃眉之急,只要在遭揭發之前解除抵押便可瞞天過海。不過,貿易戰令內地營商環境轉差,民企老闆的短期私人債務有機會變成長債,甚至因無法還款而遭債主拍賣用作抵押的資產,而民企老闆的財務危機亦會因此曝光。

  至於更「離譜」的做法,是老闆直接挪用上市公司的資金。致同會計師事務所全國交易諮詢服務負責人湯飈指出,如果帳目顯示公司有大筆資金,但利息收入不正常地少,便可能是出問題的徵兆。

  民企老闆私人周轉不靈,固然可以禍延上市公司以及小股東,但如果是存心造假的個案,問題便更加嚴重。湯飈表示,近年不少民企帳目出事,就算簡單如銀行存款數額,核數師有時也不能掉以輕心。即使有銀行正本單據在手,核數師或要與民企管理層一起到銀行櫃枱,親身見到銀行職員把存款單據打印出來才放心。

  他又說,更極端的例子,是核數師擔心民企收買了銀行分行職員,因此要求聯袂到銀行在北京的總行打印單據,才相信該民企確實有這一筆存款。不過,如果連存款數額都要千里迢迢到北京取證,核數師與企業已經沒有信任基礎,相信離核數師呈辭之日不遠了。

  對於核數師來說,審核民企帳目確實比本地企業困難。林鴻恩表示,有些民企經營的行業相對冷門,核數師不能以同類民企的數據作為參考,便較難找出帳目的漏洞。湯飈亦表示,如果民企位處偏遠地區,核數師較難掌握其業務及資產情況,帳目有問題的風險亦會相應提高。他更指出,曾有企業收買速遞公司,把核數師寄往當地要求查核資料的文件攔截下來,填上虛假資料之後再冒充收件人把文件寄回。

  湯飈指出,內地很多資料都信不過,核數師等專業人士便要多花功夫,例如親身到訪其客戶以及供應商,以了解該等民企的業務虛實。

  隨著年尾埋數的日子臨近,湯飈估計將有更多民企「爆煲」,並在明年首季陸續停牌,當中應該以老闆挪用上市公司資金的個案較普遍。林鴻恩認為,有些民企還未上市,已有機構投資者入股,由於受到外來投資者監管,這類民企帳目出問題的機會相對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