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跟媽媽到市場買東西,小俊都被「冒險者」歸來的情景懾住心神,他既害怕又好奇。「冒險者」大多是男性,身材高大,外形粗獷,眼神閃爍,總是穿着笨重的保護衣和頭盔,十足太空人一般,舉步維艱。他們都從市場盡處的麻石門轉出來,對小俊而言,門外便是另一個想像不到的世界。「冒險者」得接受檢疫者繁複的身體檢查,檢查通過後,才可回到市場,把從外面世界帶回來的物品售予小販,然後默默消失在人群中,準備下一場「冒險」。

  這一天,小俊看到一個女的「冒險者」,走在市場裏,他看得更出神。「別望了,不要走近啊!」媽媽見狀,連忙把他拉到身後,女「冒險者」遠遠走過,他看見她的面上有一塊嚇人的血紅色的痣印,才懂得驚慌。母親輕聲說:「我不是告訴過你,『冒險者』的皮膚多多少少受到感染,走得太近,是會被傳染的。」小俊每次都問同樣的問題:「為甚麼他們會患皮膚病?」媽媽又把答案講一次:「因為地面的世界受到嚴重污染,不再適合人類生活,我們才搬到地底居住,只有『冒險者』往來地面地底,把地面才有的物品帶到地底。」

  「哪些物品是地面才有?」「唔……譬如植物啦,許多植物都需要太陽照耀才種得好。」「太陽是甚麼?」「就像這裏的燈一樣,不過比燈耀眼、光亮不知多少倍。」「會很熱嗎?」「嗯,如果太接近一定會融化,但地面的距離還好啦。從前有春夏秋冬四季,夏天熱一點,冬天冷一點,現在無論怎樣都不會太熱太冷。」「所以太陽是住在很高很遠的地方嗎?」「是啊。」「是設計員讓它住得那麼高嗎?」「不是我們的設計員啦,它本來就住得那麼高。」「為甚麼?」「好了好了,別再問啦,我們去買餸菜,小俊今晚想吃甚麼?」「牛肉!」「現在是甚麼日子啊,哪裏找牛肉給你?」

  翌日,母親出門後,小俊在住所外的球場,獨個兒拍皮球。「孩子,姐姐陪你玩好嗎?」小俊抬起頭,仔細打量眼前這位陌生女子,她面上那塊血紅色的痣印好不醒目,他立即認出她是昨天在市場碰見的「冒險者」,於是大叫:「你是『冒險者』!」她笑着點點頭,笑容親切得不得了,小俊一直以為「冒險者」全是嚴肅、不苟言笑、生人勿近。那女子攤開兩手,作勢要接他的皮球,他忽然想起母親的話,雙腳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媽媽不准我接近『冒險者』,否則會染上皮膚病!」

  女子笑了,「她這樣跟你說嗎?」小俊瞪大雙眼,用力地點頭。「放心好了,這不是皮膚病,而且不會傳染。」她說時摸摸面上的紅印,好像安撫一隻隨時抓狂的野獸,但小俊還是不信,把皮球緊緊抱在胸前,就像拿着甚麼武器似的。女子歎了一口氣,「你這樣抱着皮球,我怎樣跟你玩呢?來吧,球來球往,總不成會傳染皮膚病的吧。」小俊又的確沒有聽過經皮球傳染皮膚病這回事,想着想着,手一鬆開,皮球着地,他一腳踢去,女子以左腳利落地截住來球,「挺有力啊,再來!」她把皮球踢回去,小俊接住又踢出,這十分鐘裏,小俊得到久違了的快樂。

  女子以手背拭去額頭的汗,「真不夠你玩,時候到了,我要回去,下次再跟你玩。」小俊有點不捨,問:「你甚麼時候回來?」她露出一個有趣神情,「回來?我不是住在這裏的。」小俊指了指上方,「那你是住在地面嗎?」她點點頭,小俊開大嘴巴,難以置信,「地面不是受到嚴重空氣污染嗎?仍有人居住嗎?」她想了想,說:「地面的確受到污染,但仍有人居住啊。」小俊好奇不已,追問下去:「很多人住在地面嗎?」女子點點頭,「比地底多得多。」小俊又問:「為麼樣我不是住在地面?」女子笑了,笑容神秘,欲言又止,反問:「如果有機會住在地面,你願意嗎?」他想了半晌,搖搖頭:「不,我不會跟媽媽分開,而且地面有嚴重空氣污染。」女子進一步試探:「即使你知道,地底是一個囚牢,都寧可住在這裏?」小俊不解:「甚麼是囚牢?」

  女子又笑了,卻很快又搖搖頭,「好了,姐姐真的要走了。」她往外走了幾步,不久又停下來,轉身望回小俊,揮食指豎在嘴巴中間,「姐姐跟你玩耍的事,不要告訴媽媽啊,就當是我們的秘密好嗎?」小俊聽到「秘密」二字,不知怎的,既驚怕又興奮,他點點頭,目送她離開。只是他一直沒有再看到她了,後來地底宣布法令,限制「冒險者」的進出,他就連其他「冒險者」都不太能碰見了。但他還是一直守着他跟姐姐之間的秘密。

  小梁在家看電視,那則太空船升空到異星探索的新聞,成了近日大家茶餘飯後的熱話。

  女友阿子遞給他一杯咖啡,「不如我們搬到外星去好嗎?」小梁差點把呷在嘴裏的咖啡噴出來,「你認真的嗎?」阿子聳聳肩,神態自若,「地球受到太多污染了,總有一天我們要移民外星……」小梁搶白:「或者搬到地底去。」阿子作勢打了一個寒顫,「我才不會住進地底,簡直就像被囚禁一樣。」小梁叉着腰,說:「難道你沒有聽過,地球也是外星人設計出來的囚牢,地球人是被放逐的外星人嗎?」阿子哈哈大笑,「是嗎?地球人不是很自由嗎?這樣的囚牢,我可不介意居住一輩子。」

  「果然如此,最好的囚牢,就是你不覺得甚至不知道那是囚牢。」小梁接着又沉着臉色,「且慢,你真的以為只得一輩子嗎……」阿子大力拍打小梁的肩膀,「胡說八道!下輩子嘛,我一定會做回外星人,看看這個銀河宇宙。」小梁裝作抓狂起來,兩手朝着她的腰間揮去:「休想離我而去!」

  鄰人碰巧經過門外,聽見一男一女又叫又笑,也沒好氣,三步併兩步急急離開。 (完)

  文:黃子翔,報館文化編輯,偶爾寫小說,愛用手機應用程式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