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我高高興興在黃昏舉杯談天,忽然遇上恍如來自平行宇宙的一班人,大家點樣溝通?簡直有如跟外星人對話。

  大家好,相信經過漫長的八十二集世紀長篇港劇之後,都有一種心靈解脫的喜悅,過去的幾個月,你一邊與睡魔糾纏,一邊奮力打開平板電腦追看,何其辛苦!「安仔,你估我好想睇咩?」奇怪嘞,大師兄,無人可以逼你睇劇,除非係你老細吩咐,但你做公務員,工作同教育有關,與電視廣播無挐無 ,唔通貴局準備將這套港劇加入通識或者人文學科之內?「當然無件咁嘅事啦,你唔好亂噏,我係因為我太座。」

  太好了!我飲你結婚酒之日,司棋姐還是玉女主角,年代如此久遠,大師兄跟大師嫂還是如此關係緊密,晚晚共賞長劇,值得畀Like同心心,再加表揚。這個黃昏不算熱鬧,可能是跑夜馬關係,德高望重又係馬主之張翁竟然一早到埗,實在令人感覺太意外了。莫非他為慶祝那套馬拉松港劇結束,所以出來搵大家吹吹水、唞唞氣?

  「你兩師兄弟講緊乜?」我話我哋講緊《珠光寶氣》,張翁即時面泛紅暈,好似略有所思,繼而好開心的要開支二十五年威士忌,大家慢慢講。我心諗,那班編劇真有神來之筆,能夠Hit中上流人士,使之產生共鳴?之不過,唔好咁啦,幾辛苦先至等佢播完,你又翻炒啲劇情當消遣,咁搞會嘥咗支蘇格蘭佳釀。更何況,港劇來來去去三幅被,豪門恩怨情仇,男追求野心與事業,女為有錢人而嫁,加多幾角關係拉拉扯扯,如是者,一個模翻版幾十次,最特別也不外由不同年代之演員演出而已。

  「係嘞,大師兄,你咁有文化同文學修養都肯同太座晚晚追劇,實在太偉大了。」大師兄拿起那瓶威士忌狠狠為自己添了半杯,搖頭說︰「大家再唔坐埋睇劇,我怕兩公婆再無共同話題。」我明白,當年兩位大學畢業生結婚,二人猶如革命情侶,目標一致,精誠團結——努力工作賺錢、儲錢,有首期再供樓,轉眼之間供完層樓,還要有錢賺之日,便是兩公婆失去共同理想之時。係囉,日日你眼望我眼,好似再無刺激,倒不如投入康氏三姊妹之曲折故事之中,享受一下虛擬的珠光寶氣生活。

  「乜嘢康氏三姊妹?成套戲係得個Holly Golightly。」哈,咁驚,張翁乜你以為我兩師兄弟講柯德莉夏萍嗰套《珠光寶氣》?No La,我鄉下讀書邊有如此高品味,「張翁,我講係無線嗰套《The Gem of Life》。」大師兄補充︰「唔係《Breakfast at Tiffany's》。」

  之不過,我上YouTube為聽《Moon River》原唱,斷斷續續睇過零零碎碎之電影片段,都大概知道內地譯名《第凡內早餐》之故事講乜,反正已經飲咗人家大半支二十五年佳釀,你唔通跟張翁講邵美琪、黎姿及蔡少芬,在劇中如何面對坎坷之港式愛情故事。

  事實上,一九六一年上映之《Breakfast at Tiffany's》屬美國國寶級電影作品,雖未至列入學校教材,但被國會圖書館選為「國家影片登記部典藏」。說到美感與難忘,莫如片頭那一段,當《Moon River》這曲響起時,柯德莉夏萍在清晨坐黃色的士進入紐約第五街,身穿那襲經典黑色無肩晚裝徐徐下車,行到Tiffany's門口櫥窗,戴着太陽鏡,從紙袋拿出酥餅,一邊探頭欣賞店內的珠寶,一邊吃和一邊飲咖啡。鏡頭完完整整交代出戲中主角的神秘與古怪身分。

  「我未想像過清早的紐約第五街是如此寧靜,竟然幾乎無一架其他車出現在鏡頭,相比之下,尖沙嘴廣東道就沒有那份高貴閒逸,假如要在香港復刻《珠光寶氣》,恐怕畫虎不成。」坐在我身邊那位中環iBanker銀行偉就陰陰的笑︰「廣東道,你講起廣東道,有家名牌店係唔畀人喺門口攝影噃。」唔記得啦,大家又點會記得起有件咁事呢?偉哥,拜託唔好破壞氣氛。

  大師兄再添第二杯威士忌,看來他不是傷風就係有心事,他說︰「論結局,《珠光寶氣》實在平平無奇,《第凡內早餐》就令我傷心到喊。」《Breakfast at Tiffany's》故事最後是Paul跟Holly在黃色的士爭執,柯德莉夏萍的眼淚未算教人可憐,真正可憐的是飾演她養的那隻橘色大肥貓,被片場的人造雨由頭淋到尾,須知道,大師兄係愛貓人士,看到這一幕,又怎會不傷心,你估佢會同情Holly想嫁巴西富豪食詐胡咩?

  「想當年,男主角佐治畢柏真係好有型,我就自以為有三分跟他相似,大家唔好笑,三分相似已經唔得掂,女仔排隊追你。」我正在認真思考張翁究竟有邊三成係近似佐治畢柏之時,銀行偉又發其高論︰「呢部真係經典電影,我去美國讀MBA,有位Marketing教授好認真介紹《Breakfast at Tiffany's》係史上最成功之『軟銷』廣告。」

  其實聽個戲名都知係「植入式」廣告啦,又使乜搭飛機去美國聽你教授點你,你先至開竅……「你有睇過電影都記得那一幕,男女主角興致勃勃的走入Tiffany's,孖住周圍睇珠寶,還要忽發奇想要幫襯下。」我無睇過成套戲,Sorry!「男主角Paul話畀女主角Holly知,剛剛出咗稿費——十美元咁大把。」我去添多少少威士忌,再遲啲就無啦。

  袋十美元入Tiffany's幫襯?你以為靚仔靚女大晒呀?好在你哋唔係喺今時今日廣東道某名店,恐怕人家叫保安請你出去。「辰哥,之所以話Tiffany's識賣廣告。Tiffany's在戲中充分表現出這是一家有人情味,而非只係珠光寶氣之名牌店。那一幕,半光頭的店員好認真的為男女主角想辦法,結果想到了,就是幫男主角隻戒指刻個名,十蚊,啱啱好。」

  酒差不多飲完,我其實無醉,但全場都幾無厘頭,就好似平行宇宙,有幾套《珠光寶氣》走出嚟,不過,你講你的,我講我的,咁又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