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寫得如何生動,都只能靠幻想來了解當時的實況。多得科技,現在我們可以身歷其境,回到過去!香港設計中心與奧沙藝術基金找來新媒體藝術家藤幡正樹,設計建基於灣仔的擴增實境(AR)作品《BeHere》,利用應用程式,可將自己融入多個上世紀四十至七十年代場景,體驗昔日香港生活的點滴。

  生於東京的藤幡正樹,是日本新媒體藝術先鋒,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起從事視頻和數碼成像工作,新作《BeHere》是他首次使用AR技術融入藝術項目中。「通過AR技術,我們可即時看到現在與過去的對比,或者可以說,你在應用程式中看到的物體就好像『鬼』一樣,『它』實際不存在,但又好像在這裏。」藤幡正樹兩年前開始籌備這項作品,先從互聯網和圖書館搜尋大量關於香港歷史文化的舊照片,再由多位香港著名攝影師、收藏家,以及灣仔區老居民口述歷史,更深入研究每張照片的背後意思。

  做資料搜集時,藤幡正樹特別對上世紀五十至六十年代街頭活動感興趣。「昔日的居民會在街上理髮、買賣東西,還有在大排檔吃早餐、消夜等,我覺得很有趣,所以便把搜集得來的故事,利用科技重新創作出來,再將之放到現實世界。作品名稱《BeHere》,正有To be here,回到這裏來的意思。」

  至於為何選擇「回到灣仔來」?藤幡正樹解釋,因為灣仔區有獨特的城市發展模式,其中皇后大道東的南北兩面各有不同,「灣仔北比較現代化和商業化,而位於山邊的灣仔南仍是住宅區,保留了很多傳統文化,大家可以『Z』形從一個地點走到另一個,來回穿越皇后大道東,看到新舊的街道生活、住宅和商業樓宇。」項目在灣仔區設有十個「BeHere站點」,包括藍屋、石水渠街花園、舊灣仔郵政局、利東街和日街等,每個站點將有三至六個立體影像可供選擇。藤幡正樹初時希望把站點設於街道上,但由於有危險性,最後選取比較安全、寧靜的地方,如公園、遊樂場等。

   《BeHere》共重塑了四十八個、上世紀四十至七十年代的立體影像及場景,如大排檔、街頭理髮和洗衫等,「當我翻看歷史圖片時,發現很多有關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訪港的重要時刻,但我不想觸及這些題目,反而想聚焦於個人日常生活上,因為這些在五十至一百年內都不會有很大的轉變,只是用不同方法做同一樣東西,這亦證明了時間的差異。」

  AR呈現的昔日生活點滴影像,其實製作自攝影廠,工作人員利用七十部攝影機拍攝,並由香港藝術學院學生、藝術家和演員一同參與演出,重塑各個場景。藤幡正樹表示,「這個猶如拍電影般,要創立不同的小故事,然後指導演員去重新想像並演出來。」拍攝後,團隊需把原來的二維快照經後期製作過程,重新建構為三維立體模型。將昔日香港生活點滴一秒立體化,幕後花了不少工夫,例如在拍攝時有些影像流失了,需要用大量時間整理,不過他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因為從熒幕看見,圖像細緻度很高,連場景人物正在閱讀的報章內容都清晰可見,而且各個立體影象也可放大、縮小和旋轉。

  藤幡正樹期望這項AR作品可成為一個新平台,讓大眾通過不同的立體影像和場景,以創新的社交互動模式把經歷和記憶傳達給下一代,甚至遊客也可以與當地人打開話匣子,令文化遺產可用「互動」和「親歷其境」的方式記錄,也讓手機或平板電腦成為便攜的「隨身博物館」!

  日期:12月1日(六)至2019年4月30日(二)

  地點:灣仔藍屋、石水渠街花園、灣仔峽道遊樂場、舊灣仔郵政局、利東街、大王東街休憩處、聯發街休憩處、光明街兒童遊樂場、日街及東美花園方法:由12月1日(六)起於App Store或Google Play下載《BeHere_HKACT!》應用程式,於上述十個地點打開程式,並掃描識別圖碼以確定位置,即可從清單選擇喜歡的立體影像及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