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討論專欄內容時,編輯建議我說一下籌辦《新藝潮博覽會》的幕後故事,一時間還真的不知從何說起。整個過程苦樂參半,許多問題在籌備初期是始料不及的,只好見招拆招,幸而一路有貴人相助,終能順利舉行,而且樂多於苦,其中不少故事回想起來倒是幾有趣,真是點滴在心頭。

  投入新藝潮的工作最大的樂趣是認識了不少新朋友,特別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其中大會特邀藝術家、日本插畫師小野寺光子的參與,背後有一段長衫奇緣。

  話說兩年前,一直大力支持新藝潮的非牟利機構「長衫薈」會長曾舜恩女士偶然在餐廳看到一些描繪舊日香港景色的插畫,覺得非常有味道,在網上搜尋畫家的資料後,發現小野寺女士熱愛香港文化,更和我一樣是張國榮「粉絲」,她特別迷戀舊日香港情懷,像茶餐廳、電車,當然也包括長衫,於是開始與對方接觸,並趁小野寺女士來香港之際見面,當時曾女士邀請我同行主要是因為我會一點日語,在我蹩腳的日語翻譯下,大家聊得出奇地投契,除交流了對香港與長衫文化的看法,更興起「長衫薈」與小野寺光子在新藝潮Crossover的念頭。

  在「長衫薈」的贊助下,小野寺女士不僅以長衫為題畫了多幅精采作品,並授權製作成眼鏡布、圍裙等產品,將部分收益捐給展能藝術會,小野寺女士的作品在博覽會上賣個滿堂紅,能讓收藏家和觀眾買到喜愛的作品之餘又做善事,真是完美的結局!但故事還未結束──在「長衫薈」眾人穿針引線之下,香港漫畫史上的「潮流教祖」、《13点》漫畫原創者李惠珍女士願意「出山」與小野寺光子合作一幅作品。兩位背景不同、風格有別,但對香港文化與長衫時尚有共同熱愛的畫家,創作了一幅獨一無二的作品──兩位身穿長衫各具美態的時尚麗人交談的場景躍然紙上,感覺非常合拍,作品終於以高價賣出作公益用途。從一個偶然機會開始,「長衫薈」眾人出錢出力,把一位傑出的日本插畫師介紹給香港朋友,安排她與香港傳奇漫畫大師合作,為慈善機構籌款,過程其實相當不容易,各人排除萬難的決心和誠意讓我感激之餘,也令我深深體會到有志者事竟成。

  說到排除萬難,從外國專程而來的藝術家面對的挑戰其實比本地藝術家大得多。新藝潮是一個藝術家和收藏家直接溝通的平台,獲邀參加的藝術家除必須得到評審的肯定,更須承諾親自在場,海外藝術家需要負擔的費用無疑更多,不過能夠到香港這個全球數一數二的藝術市場,參加以藝術家為本的博覽會是難得的機會,所以海外藝術家依然非常踴躍。去年來自波蘭華沙的年輕藝術家Kamila Wojciechowicz的黑色童話作品充滿詭異美感,我相當喜歡,Kamila得悉入選後非常高興,為了籌措經費十分努力,而且一直和我們保持聯繫表示她一定會來香港,我們曾聯繫香港的波蘭領事館和商會,可惜沒有回音,幸好我們把她的作品介紹給一些收藏家得到很好的反應,終於友善活潑的Kamila順利到港,博覽會期間穿起波蘭民族服裝穿插人群中,很多朋友對她都有深刻印象,她對我們的協助很感激,我欣賞她的熱誠和認真,明白一切得來不易,對參展機會非常珍惜,讓我很感動。

  Kamila來香港時候有困難,另一位卻是差點「走不得」!博覽會上我自己收藏的藝術家之一是來自日本的淺野綾花,她的作品以混合媒體版畫為主,其中一幅她在小孩的畫像旁寫滿她本人以前的日記內容,我覺得有一種童趣,但同時也流露了一種對青春將逝的無奈。話說閉幕當晚曲終人散大家埋首清理現場之際,我突然看到她氣急敗壞,其實我也正在忙昏了,不過因為我能夠用日語溝通,而且買了她的作品,感覺比較熟絡,於是上前了解,原來因為時間緊逼她來不及把沒有售出的三幅大型作品打包運走,暫住的地方又放不下,十分徬徨。我只好幫她叫車,連她一起送到我自己的家!到埗後大家筋疲力竭,乾脆開了一瓶香檳酒,兩個喝得非常高興,就當是慶祝新藝潮順利結束。第二天早上,再幫她將作品搬走。這種總監級別的香檳加搬送服務,恐怕也只此一家了吧──說笑而已!年輕藝術家的路不好走,他們能來香港參與是我的榮幸,能力所及,送佛定必送到西!

文:邢珠迪  圖:新藝潮博覽會、長衫薈

邢珠迪,《新藝潮博覽會》總監。《新藝潮博覽會》是一個雙年國際性藝博會。2015年首屆舉辦,設專業評審,以藝術家為單位,與此同時亦致力培養新一代收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