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工業4.0的發展近年由德國蔓延至香港,港府亦於《施政報告》中制定政策及投放資源於再工業化上,有本地紡織集團看準先機,投入二十億元人民幣實行智能化及自動化生產,在桂林設智慧工廠,將生產一萬紗綻的人手由二十五人降至五人,目標五年達到工業4.0水平。集團又相信香港可於科研、設計與銷售層面上作貢獻,正積極與本地大學合作研發。

  「工業4.0不是突然間發現的事情,行業不斷演變與提升技術,我們一直在做,並非說現時流行、政府叫大家行這條路啦,我們才去做。」溢達集團今年本月繼續於桂林舉行年度論壇,今年主題是「工業4.0」,是港府近來開始關注的課題。集團副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車克燾接受訪問時,談及溢達一直透過轉型升級提升競爭力,令他們在各種挑戰中逆水行舟。

  一九七八年成立的溢達集團,是一家全球領先的紡織品和服務製造商,供應鏈從棉花種植到零售,每年為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Nike等知名品牌生產逾一億件成衣,在全球擁有五萬七千個員工。「工業一直有好多挑戰,物價上升、工資上升、競爭加強、市場轉變、有些市場疲弱、交貨期愈來愈短……」儘管內地工資水平增加,生產成本漸升,面對中美貿易衝突,溢達現階段仍選擇留守。

  車克燾反駁:「好多人話中國人工好貴,這不是壞事,難道我們全部都要永久窮?我們要提升員工價值,他們工資更高,但生產效率及質素更高,這樣才可克服!」溢達反行其道,招聘高材生入廠,不少來自清華、復旦、華南理工等知名大學,「當你做得貴,但不浪費、質量可靠穩定,已經增加了許多競爭力。」

  「不是買幾個機械人就是工業4.0,絕對不是機械人來代替工人,調轉頭機器增加了員工的能力和效率,你要知道如何用、如何做到質量可靠的產品,因此要相關知識、技術、人才。」其他廠商在節省開支,溢達則投入二十億元人民幣,在桂林發展全新工業園「十如項目」。

  在自動化系統下,一萬紗綻的人手由二十五人降至五人,相同人手從前一小時只可製造十件成衣,現時增至做三十件,但質量更穩定,「我不會話自己就是4.0,但我們好自動化,入面用IoT(物聯網)、無線網絡,一部智能電話有齊全個生產流程,知道機器表現,哪裏有問題立即有紅燈便去修理。你想像不到原來紡織可以這樣做。」

  早前有紗廠回歸香港,落戶大埔工業邨發展智能工業,問及溢達會否將相關模式帶回香港推行,車克燾則認為國內的智慧生產模式不可能在香港發生,「桂林十如園面積等於由尖沙嘴天星碼頭到柯士甸道,香港無可能做到,但香港在科研、設計、銷售都有優勢,我們有很多本地合作項目,一齊研發創新技術。」他說,工業4.0在科技層面可幫助所有行業提升效率,但這不是一個「出口」,反而是另一種技術競爭。

  十如園今年開始逐步啟用,最先運作的是紡織工藝展示中心,每日可生產四萬綻紗線,成衣工藝展示中心明年三月才投入生產,園區內的員工飯堂正在趕工。紡織車間使用自動化生產系統,只見員工坐在電動椅代步,穿梭於紗綻之間,運送程序則由機械自動執行。溢達又設IMS集成監控系統,匯聚所有設備的生產訊息,手執一部平板電腦就可掌握每個生產流程的表現。

  「桂林是旅遊城市,你搞工業?我們十如園的定義是一種示範性的特色工廠。這是一個不傳統的工業模式,有環境配合、又無污染,可開放讓人參觀,你會話:『吓?這間是工廠?』」車克燾續說,為免排放污水影響附近景色及生態,十如沒有染布項目,「這個地方,你不能破壞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