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涉於港鐵深水埗站襲警被神勇女警開出史上第一槍而中彈的鎅刀男,其兒子及媳婦昨透露傷者情況好轉,但日後可以行走的機會渺茫,質疑警方單靠警員口供及事發模糊「天眼」片段,未全面尋找目擊證人調查,惟警方隨即澄清,指案發翌日已尋獲一批證人,並強調當時開槍合情合理合法,否則恐釀朱振國事件翻版。

  港鐵深水埗站襲警開槍案餘波未了,中槍姓周傷者的兒、媳與周的東主,昨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陪同下向傳媒表示,父親入院兩周傷勢雖好轉,由深切治療部轉至普通病房,惟情況仍然嚴重,全身不能郁動,更不能自行飲食,並引述醫生所指,由於傷及脊髓,日後可以行走的機會很渺茫。

  周子質疑警方有三點,一是未有尋找完整目擊證人,單靠兩名警員口供及事發現場模糊的閉路電視片段調查,認為不公;二是當日警方為他錄取口供時,沒有向家人解釋及公開調查事故的進度。第三點是其父姓譚東主證實鎅刀是裝修之用,不是武器,為何當日女警不使用低一級武力,包括胡椒噴霧或伸縮警棍等。

  警方為釋大眾疑慮,隨即逐點澄掅,指案發翌日,已有探員重返港鐵站現場調查,據了解已找到一批證人包括站內商店及途人落口供。由於刑事案中如傷者是疑犯,為免證人有機會被騷擾,警方不會向疑犯家人透露案情,但至審訊時,警方亦會公開相關資料。

  至於鎅刀來源,警方指出,如果是工作需要而藏有,並無問題,但事發時刀鋒已推出,警方有充分理由相信,該鎅刀可作為致命攻擊性武器,如女警使用次一級武力,除生命受威脅外,亦未必能制服對方,反令其情緒更加瘋狂,恐釀警員朱振國遇襲事件翻版,亦有可能傷及無辜。

  此外,警方亦補充說,案發後已即時到疑犯居住深水埗劏房,主動聯絡其妻子,提供社署及家庭服務中心資料,以協助家屬處理事件。

  本月七日,警察機動部隊三十一歲姓袁女警與同袍,在港鐵深水埗站截查五十五歲周姓疑人,遭對方用推出刀片的鎅刀襲擊,女警臨危開槍打中疑犯腹部,成為史上女警第一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