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天在澳門受教育,當過記者,曾任職本地出版社編輯,早年留學日本,專注研究中日關係,出過三十多篇學術論文。

  很多年前的電視台在結束一天節目之前,會奏起英國國歌,但學校沒有特別介紹《God Save the Queen》(英國國歌名稱)是甚麼一回事,反而我的中國歷史老師就很認真地講《義勇軍進行曲》(中國國歌名稱)的故事。偶然得到這本書,我很認真的一口氣看完,驚訝的是作者對國歌的知識,比我的中史老師更加豐富。幾個十年之後,我得到一次難得的補課機會。

  先談一下國歌的世界史,你可知哪首是世界最古老的國歌?答案是荷蘭的《威廉頌》(《Het Wilhelmus》),歌曲紀念十六世紀反西班牙殖民統治的領袖威廉奧蘭(Willem van Oranje-Nassau)。這位出身貴族的反殖民地先鋒,經過多次失利之後,終於在1578年宣布獨立,並成為「荷蘭國父」,不過,隨之而來是漫長的獨立戰爭,荷蘭必須在戰火之下站起來。為鼓舞士氣,期間,有詩人寫成十五節歌詞,配上一支當時流行的法國軍曲,合成一首振奮人心、團結各階層的宣傳歌,結果有效凝聚了荷蘭人的力量,後來,這首人人會唱的《威廉頌》被定為荷蘭國歌。其他國家有見及此,紛紛仿效荷蘭,製作自己的國歌。

  被譽為最動聽的國歌,法國的《馬賽曲》(《La Marseillaise》)也是一支經過戰火洗禮的軍曲。1789年,法國爆發大革命,掀起一場震動歐洲王室體制的衝突,奧地利和普魯士聯手出兵干涉,革命形勢為之逆轉,士氣有點低落。一位才華出眾的貴族軍事工程師德利爾(Rouget de Lisle)寫了一曲《萊茵河軍隊戰歌》,表達爭取民主、反對暴政的革命意志。當時,馬賽營的革命軍唱着這首曲向巴黎進發,沿途歌聲響徹,造成龐大的聲勢,後來改名為《馬賽曲》,並定為法國國歌。

  美國國歌也是源於革命、爭取獨立的軍曲。1814年,英國軍艦兵臨美國海防重鎮,參與是役的美國律師弗朗西斯(Francis Scott Key)目睹美國國旗在瘋狂炮轟下依然迎風飄揚,有感而詠歎出一篇詩,名為《星條旗詩》,後來配了一首英國流行曲,經過百年傳唱,並於1931年正式成為美國國歌,正名為《星條旗之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

  關於中國國歌,故事比以上的歐美革命軍曲國歌來得悲壯感人。本書看到這裏,再次勾起那位中史老師當日講解中國抗日的情景。我可以說,如果老師沒有那麼投入的講解,我對中國當日危急存亡之事,還只不過是試題一道而已。

  中國國歌的故事可從「九一八事變」開始說起,日本人攻佔了東北三省,為了抵抗外敵,於是出現了義勇軍,與此同時,也激發了年輕人的愛國心,有才華的文藝青年,紛紛以創作明志,鼓動人心。在這個背景之下,留學日本的田漢和青年音樂家聶耳合作創作了《義勇軍進行曲》,由於當時形勢複雜,此曲牽出了一段又一段危機四伏、有如電影般曲折離奇的故事。

  聶耳寫完這曲之後,引起各方注意,他在上海的風聲愈來愈緊張,於是遠走日本一避,想不到他離奇在神奈川縣一個海灘遇溺而亡,成為一宗懸案。田漢則繼續追隨國共合作抗日,新中國成立之後,創作了多部劇作,其中《關漢卿》一劇,與香港人很有關係。原來廣東粵劇版是由馬師曾、紅線女主演,由於兩人演出入戲傳神,備受田漢讚賞,連總理周恩來也成為戲迷,這也是來自香港人的演員,首度在內地登上殿堂級位置。香港人對馬、紅回國合演的《昭君出塞》最為熟悉,然而《關漢卿》的地位最高,上世紀六十年代劇本一紙風行,被譯成英、日、俄文版本。

  有關中國國歌的故事,這裏不贅言介紹,我要引述與田漢、聶耳關係甚深的劇作家夏衍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接受訪問時說的話︰「無論你走到哪裏,在全世界,只要你聽到它那振奮人心的旋律,你就會感到這是中華民族的歌,是偉大新中國的形象,一種民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很能體會這番話,對之亦極為贊同,因為我老師一早已經傳達了這份感情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