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人力資源顧問有限公司估計,現時約有二十至三十萬名香港人在內地工作,當中以深圳比例較高。對非深圳人在深圳生活及工作,內地網民稱他們為「深漂」。兩代「深漂」港人馮惠基和張詠詩各有離港北上工作原由,為學習、為開眼界,也為尋回港人應有的生活質素。

  「往落馬洲列車現在到站……」早上八時四十五分,港鐵上水站內月台響起廣播,現年五十八歲的馮惠基,準備乘坐列車前往深圳上班。這名「深漂」港人,現於深圳深業上城的本來書店任職項目總監,每星期「漂浮」深圳五天,「有時周末也要上班,視情況而定。」

  記者隨馮惠基上班,從上水家門出發,乘火車到落馬洲站過關,再於福田口岸站乘地鐵往蓮花北站下車後,轉乘巴士抵達書店,過程順暢,需時約一小時。交通費方面,上水往落馬洲最貴,單程為$24.8(八達通價),深圳地鐵及巴士合共花費為人民幣5.5元,「若使用『深圳通』智能卡還有額外優惠,深圳交通費比香港便宜得多。」吸引馮惠基成為「深漂」的,是內地實體書店業務的營運模式及發展規模,「以書業來說,內地發展無疑較發達,競爭亦較大,香港實體書店發展反而處於瓶頸階段,停滯不前。」他認為,實體書店與網上書店之間的競爭和對策、前者的營運新模式等知識,只有在內地參與相關工作,方可學習得到。

  深港兩地雖僅一河之隔,但雙城存有不少文化差異,尤其是在職場上。馮惠基指出,「內地辦公室文化較注重領導權威,領導和不同級別職員的座位編排也有規定。香港辦公室氣氛則較洋化,一般而言,老闆以外的同事座位可隨意坐。」「深漂」港人另一挑戰是內地複雜的稅制,內地企業所有消費都要報稅,政府容許企業向商戶拿取稅票,以抵銷部分稅項。馮惠基表示,公司每次消費均要向商戶拿取實體或電子稅票,「大至集團機構,小至街邊攤檔都要收稅票,計算活動或採購預算時,要把稅項計算在內,例如要辦一個預算五萬港元的大型活動,在港時預算五萬元便行,但在深圳則要額外加上稅項,起初我常常超出預算,就是漏計了稅項一環。」他補充,在深圳生活十分方便,「電子錢包和網購都非常普及,(後者)連冰棺材也有!」

  相對年長一輩,香港年輕人較抗拒北上發展,「九十後」張詠詩卻是例外,她兩年半前開始到深圳工作和居住,現於深圳觀瀾湖藝工場的藝術健身品牌Urban Croxx,從事與運動創傷有關的工作。她坦言,「深漂」最大動力是深圳比香港有更多、更好的工作機會。「在港當健身教練時,發現課程模式很死板、變化少,恰巧前老闆在深圳發展健身品牌,請我幫手,於是我一口答應。」張詠詩續指,內地市場大、機會多,有更大空間構思和推行一些創新運動概念及課程,例如專為兒童、長者及高爾夫球愛好者等不同人士而設的健身課程,「比在香港工作更有滿足感、更具發展空間。」

  滿足感之餘,張詠詩還得到「一個正常人應有的生活環境」!她現居於深圳觀瀾湖內的酒店式住宅,單位面積約五百方呎,連水費、電費和管理費,每月租金約人民幣三千元。相對香港,同面積單位租金估計每月超過一萬八千港元,對在港捱「劏房」的年輕人來說,委實夢寐以求。張詠詩透露,起初家人親友反對她北上工作,「他們對內地觀感不好,都是傳統觀念,覺得環境比較複雜,難以生活。」當參觀過她的住所後,父母和親友們即由擔心變安心,「現在他們會專程來深圳玩,更會在我家留宿。」張詠詩直言,就算香港有公司以高薪厚職羅致她,她也寧願續當「深漂」,「一來因為內地發展較好,二來是香港難以給我同等的生活質素。」

  安俊人力資源顧問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周綺萍指,近年港人北上工作存在一定阻力。「例如香港失業率較低及內地薪金普遍偏低,還有部分年輕人就價值觀等問題,抗拒到內地發展。」據知,內地支持「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計畫推出一些措施如提供青年宿舍或住屋資助等,吸引香港年輕人北上工作。周綺萍提醒,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通過新修訂個稅法草案,明年1月1日(二)起,任何人在內地居住滿一百八十三天,即有交稅義務,在境內及境外的收入均需按內地稅制評稅或納稅。「內地以Progressive Rates計算稅款,即薪金愈高稅率愈高,高層職位有機會要交30%至50%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