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

  香港大型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於今天(十一月九日)起一連三日在中環海濱上演,再一次成為城中音樂界、文化界熱事。每個人都有至少一個去《Clockenflap》的理由,今年你又衝着哪個音樂單位而來?

  前美國新浪潮經典樂團Talking Heads主腦David Byrne,將會踏上《Clockenflap》舞台,再次跟本地樂迷見面,二〇〇九年錯過了他在會展演出的樂迷,又有機會一睹這位Art Pop傳奇的舞台風采。

  說起來,不止Talking Heads的唱片,多年來大玩前衞搖滾/流行實驗的David Byrne,那冊中譯本於二〇一五年出版、厚實非常的著作《製造音樂》,就放在我的書櫃中,未至於是甚麼「天書」,但不少樂迷、書迷,就藉着他的文字,回到已經歇業的紐約下東城傳奇音樂酒吧CBGB那些逝去了的「現場」,感受當年美好的龐克氣氛。

  讀者或許未必知道,David Byrne除了是搖滾史上其中一位重要創新者,還當過導演,而且很Cult。由電影文化中心(香港)策劃、星影匯合辦,將於十一月二十三日(五)至十二月九日(日)舉行的第二屆《「溝」電影節》,選映了David Byrne的《德州風情畫》(《True Stories》,一九八六年),戲中大玩湊拼風格,斑駁歌唱影像,可見MV潮流對David Byrne的影響,他本尊也有份演出。順帶一提,第二屆《「溝」電影節》還有不少跟音樂搭上關係的影片,好像《英倫末日》(《The Last of England》,一九八七年)便由Sex Pistols、The Smiths、Pet Shop Boys等MV導演Derek Jarman執導,亦有石井岳龍於一九八五年藉德國柏林工業樂團Einstürzende Neubauten到訪日本時拍下的《半個人》(一九八六年)等等,今屆電影節似乎不乏探討影像、音樂、MV的劇目。

  談得興起,扯得遠了,說回《Clockenflap》。在今年的表演名單上,除了David Byrne,另一位叫我極欲朝聖的,是日本音樂鬼才小山田圭吾化身的Cornelius。約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日本音樂界開始興起了澀谷系音樂浪潮,一班日本音樂人受到英倫搖滾、歐陸風情、電子音樂等影響和洗禮,還注進東洋色彩,奏起別樹一幟的樂章,有些懷舊又清新,有些實驗又前衞。

  小山田圭吾被譽為澀谷系音樂王子,化身Cornelius之前,跟另一位王子級的小沢健二,組成Flipper's Guitar,兩位當年美少年以雙主唱雙結他手的姿態,在日本音樂界嶄露頭角,掀起一股新氣象。筆者早年特意在日本廣尋Flipper's Guitar等日本獨立樂團的唱片,找到《Three Cheers for Our Side》、《Camera Talk》、《Colour Me Pop》等專輯,沒有空手而回。

  小山田圭吾和小沢健二後來分道揚鑣,各自各精采,以小山田圭吾化身的Cornelius更受注目,他從此做着一場又一場有型有格的電子實驗,專輯如《69/96》、《Fantasma》、《Point》、《Sensuous》等等,均為樂迷留下強烈印象,《Fantasma》等封面設計也頗為玩味有趣。

  Cornelius去年出版久違樂迷的新碟《Mellow Waves》,在日本走Tour,來港參加《Clockenflap》前,先在今天赴台於永豐Legacy Taipei音樂展演空間演出,台港樂迷有福了。

  今年《Clockenflap》想看的音樂單位還有不少,Jarvis Cocker Introducing Jarv Is...、Interpol、Cigarette After Sex、安溥、吳青峰……不能盡錄,數漏了、漏網了的,就在現場尋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