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愛遊日本,更愛將一些人經常遊日比喻為「回鄉」。曾為日資遊戲機產品公司首位華人董事的項明生(James),近年成了旅遊達人,出書、寫專欄兼拍攝特輯,分享所見所聞。歷年來遊日次數多不勝數的他,最近又「回鄉」了,但今次卻有點不同,他嘗試探討明治維新對日本衣食住行的影響,實行來一次日本歷史文化深度遊!

  今年是日本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周年,James三年前從日本朋友口中了解明治維新對日本人意義重大,於是靈機一動,萌起以歷史文化角度遊日,並將所見所聞拍成旅遊特輯的念頭。「日本明治維新前都是崇尚唐朝文化,之後日本人開始學習西方文化,由日本明治天皇帶頭去做一些西化的改變,影響至今。」每次旅遊都是一次體驗和學習,James認為,遊日不一定只是吃喝玩樂。「日本始終是一個國家,並不是一個商場、一家餐廳,它蘊含了深厚的歷史和文化,值得我們探討。」

  深度遊日特輯名為《明治憑甚麼》,James解釋:「我很喜歡一本由Ian Morris寫的書叫《西方憑甚麼》(《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它講解西方為何能夠Rules the world,令我聯想到明治又何以崛起,開拍時就用此作Working Title(暫定名稱),之後又再改了二十多個名,最後開會時,大家都覺得沿用《明治憑甚麼》最合適。」

  三十一天拍攝行程中,James與十名攝製人員走過日本九州、本州及北海道等十八個城市,尋覓日常衣食住行中,始於明治維新的「第一」,包括入住日本第一家西式酒店,又到訪當地第一家洋服店、髮型屋、西式餐廳、啤酒廠和礦場等。說到最難忘,James表示非赤坂離宮莫屬。「那裏是明治天皇造的第一個皇宮,猶如將整個法國凡爾賽宮搬過來日本東京市中心!該處現時仍會用來招待國賓,平時參觀也不能拍照,所以要申請整隊Crew入去拍攝有一定難度。」幸好對方被James的Proposal和誠意打動,但基於安全考慮,到拍攝前一晚十時許才正式確認,第二日一早就要入內拍攝,他坦言壓力很大,但當提到宮殿內所見所聞,James又開始手舞足蹈的分享:「宮殿內金碧輝煌,與西式宮殿無異,在擺國宴的地方,同時也有很多細節位,看到當年明治天皇的構想,例如菊花紋、日本武士刀、盔甲等裝飾,好讓天皇宴客時能向國賓介紹日本文化。」

  特輯一共十三集,其中兩集邀得好友陶傑擔任嘉賓,二人前往下關,正是簽署《馬關條約》之地。「我們去了李鴻章的家,觀賞過他的墨寶和畫作,陶傑太熟悉歷史,節目內大家談論的內容都沒有預定講稿。」以往James拍攝旅遊特輯,大多為五集左右,今次要長時間拍攝,休息時間難免不足。「每天由早上七時工作到晚上十一時,還要開會,每天只睡三、四小時,加上食無定時,壓力又大,拍攝到第七天仍未能正常如廁,便秘不適,要在當地狂吃益生菌。」此外,他和攝製隊更在當地遇到北海道大地震和兩個強颱風,因此拍攝延誤了十天,「電視台Budget已用光,結果我要自資全隊Crew的食住行費用,繼續拍攝,可說是帶錢打工,但都值得的!」

  首播後,James稱反應比預期好,「我收到很多觀眾在網上專頁留言,好開心有人說節目很有『養分』,因我以旅遊方式呈現日本歷史,令他本來不喜歡讀歷史的兒子從中學到不少知識,更對歷史產生興趣!」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James五年前毅然放棄高薪厚職,轉投「自遊人」行列,除了出書、寫專欄外,近年更熱衷拍片,還自嘲是「超齡KOL」!「我最近又學識航拍和剪片,對於拍旅遊節目有很大幫助。因為剪片多,就懂得去做好一個主持,知道鏡頭與對白要配合,現在每講一句對白都會先想好畫面。」

  訪問中,筆者感覺到James很享受現時的生活,難怪他堅定地說:「我無後悔過(辭職),因為我下半生想做完全不同的事,現在我有自由去做感興趣的事。自由是無價的,而且還有無限可能性,不再像以前只局限做本分的工作。」他更自言現在是Rebirth(重生),「現在好像擁有第二人生,活多一次!而且沒有東西是永恆的,與其這樣下去,何不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

  James說,往後未必會再拍攝關於日本的旅遊特輯,「因我喜歡新鮮感,下次會選擇拍攝其他國家,都是有關歷史文化,有深度的旅遊節目。」讓我們繼續期待,重生後的項明生會為大家帶來哪些不一樣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