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期選舉翌日即開始清理門戶,貫徹其「逆我者亡」的「炒魷」作風。首個丟官的是司法部長塞申斯,令人關注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通俄門」調查會否放軟手腳,保特朗普過關。

  特朗普的對手民主黨在中期選舉,重奪國會眾議院控制權,大家都注意其會否對特朗普展開彈劾行動。不過,彈劾講求理據和證據,啟動與否,很大程度視乎特別檢察官米勒對「通俄門」的調查結果。

  聯邦調查局已經確認俄羅斯有插手干預兩年前的美國總統選舉,而特朗普競選團隊,被指曾違法接觸俄羅斯官員和中間人。米勒作風進取,連特朗普長子都在助查之列,窮追猛打之下,還揭發一些與「通俄門」無直接關係的案中案,特朗普的前競選辦公室主任馬拿福特,就被查出捲入與選舉無關的金融犯罪,而曾獲特朗普委任為國家安全顧問的弗林,則因為向聯邦調查局隱瞞曾見俄駐美大使而丟官。

  不滿查「通俄門」失控

  塞申斯是最早支持特朗普的共和黨參議員,又在其競選期間擔任政策顧問,特朗普委任他出任司法部長,以為可以透過他勒一勒聯邦調查局的馬頭,豈料他本身亦因為遭傳媒揭發在特朗普競選期間兩會俄使,為避嫌而宣布把「通俄門」調查交予副手羅森斯坦處理,羅森斯坦則委任米勒做特別檢察官,對事件愈挖愈深,不但要確定特朗普是否對「通俄」一事知情,還要查其家族可能涉及的利益。

  特朗普已公開表明後悔委任塞申斯,覺得塞申斯不應在「通俄門」調查中避席,放任下屬,形成失控。中期選舉一過即手起刀落,塞申斯表明是應特朗普的要求而辭職,而特朗普委任的代理司法部長,卻不是部門內坐第二把交椅的羅森斯坦,而是曾公開批評「通俄門」調查近乎越過紅線的幕僚長惠特克,明顯是希望惠特克收回對調查的控制權。

  「水門」為鑑箝制FBI

  現時惠特克只是暫代此職,能否坐正視乎其「表現」。特朗普一定會確保司法部長人選對自己「盡忠」,由於司法部長任命只須參議院通過,而中期選舉後,共和黨參議院議席有所增加,特朗普在委任官員方面有望更得心應手。

  特朗普與聯邦調查局關係不佳,要自保就必須安插自己人可以管住司法部,並且透過司法部管住聯邦調查局。四十五年前總統尼克遜因「水門」事件面對國會彈劾危機而下台,就是因為當時的聯邦調查局二把手費爾特對他懷恨在心,向《華盛頓郵報》記者大爆密料引致。

  聯邦調查局掌握大量政經人物的黑材料,雖然為保公正不應受政治干預;不過,特朗普顯然不吃這一套,一如他公開批評聯邦儲備局加息,他同樣公開對聯邦調查局調查共和黨人物表示不滿,還表示應該調查其選舉對手希拉莉和民主黨前總統奧巴馬。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就憶述特朗普曾要他「表忠」。現在司法部長換人,令人關注特朗普會否連消帶打,保住自己之餘還對政敵下手,若如此,一齣齣如電視劇《紙牌屋》般的勾心鬥角好戲,將陸續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