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全港公營及直資學校在去年起,全面實行學校投訴管理安排,學校處理投訴時便有制度可循。最近傳統名校培正中學,被業餘攝影師投訴校內刊物盜用相片,校方堅稱刊物是校友會印行,校方沒有管轄權,更反指投訴人騷擾與滋擾教職員。有教育界友好坦言,今次事件顯示學校只僵化地按指引辦事,未必化解爭議,反而火上加油。

  事源香港培正同學會在去年六月出版的《培正同學通訊》,夾雜多幅風景相片,其中一張是雲朵與光線輝映,看似孔雀開屏的晚霞照片,原來是一六年香港天文台最佳天氣照片優異作品,但攝影師許小姐指照片未得同意,被該刊物擅自使用,遂在今年九月致電培正中學投訴,職員着她直接聯絡同學會追討,惟許小姐指該會不斷推卸責任,對她不理不睬,要求校方介入,並向教育局投訴。

  據培正中學日前發表聲明指,校方上月收到當局轉介投訴,按投訴機制由副校長進行調查,再次確定刊物與培正中小學無關,加上許小姐已向培正同學會要求賠償十萬元,認為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無法答允她的要求,反指她多次騷擾教職員、擅進校務處、在社交網站發表不實言論,「中學教職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威嚇、責罵或投訴」,揚言保留法律追究權利。

  友好坦言,校方雖按機制處理投訴,但手法相當僵化,「學校與校友會雖是獨立機構,但兩者關係是密不可分,尤其香港培正同學會會址在校園內。校方強調與刊物無關只是『明哲保身』,但看在投訴人眼裏就是包庇及推卸責任,難怪投訴人氣憤難平。」友好坦言,事實上校友會是以校名行事,稍有行差踏錯足以影響校譽,「正如有名醫所說『你不解決問題,問題就會解決你』,學校沒法管束校友會,也沒理由置身事外。」

  友好認為,今次個案而言,校方應主動尋求機制外的方式處理,「比如安排三方會面,校友會鄭重道歉及合理賠償,校方認同校友會做法對學弟妹是錯誤示範,承諾日後教育學生尊重知識產權,令投訴人火氣全消,便能達成和解。」

  指引只能避免處理不周,但不應視為解決爭議的唯一途徑,學校應視乎投訴性質,選擇最合適的方法解決,否則跟足程序,隨時徒勞無功,值得深思。